首页>>杂谈日志>>小说>你还会想起三叔吗(十一)

你还会想起三叔吗(十一)

大路 小说 2023-10-17 228

1 月 26 日,周六。




栾东失踪了,没交辞职报告,没领遣散费,也没拿年终奖,只是在自己的键盘上粘了一张纸,写着:我要去远行了,后会无期,祝各位今后好运。




夏萱投案自首,案件开始审理,根据庞万里打探到的消息,对手网站控告夏萱造成了 500 万元人民币的经济损失,还因为资料泄密给一位客户造成一次重大事故,夏萱的爸爸四处找关系极力周旋,听说还是难免要判无期。




这两个人,一个喜欢自己的老婆,一个喜欢自己,现在失踪的失踪,判刑的判刑,庞万里心里非常不是滋味。朱颖看到庞万里不高兴,自己也高兴不起来,只能每天劝他开心一点,尽人事,听天命,不能改变的事实,就要敞开心胸接受。




庞万里郁闷了一周,连蜜月旅行的事都没心思提,看着新婚妻子也跟着自己情绪不佳,心里更是过意不去,从头到尾,朱颖毕竟没有做错什么,庞万里心想,自己因为这些不爽的事冷落了妻子,是不是太自私了 — 于是,他决定收拾心绪,重新开始正常的生活,当然,带朱颖出去玩这件事肯定要落实,顺便也出去散散心。他联系了一家旅行社,打算下周二出发,行程确定后,他立刻打电话通知朱颖向琴行请假,朱颖高兴得在电话里哭起来。



庞万里上午加班,下午回到家,朱颖正在缝纫台上制作长门有希的衣服,庞万里从身后抱住朱颖,拉她起来拥吻。




“ 我觉得吧,不管怎么说,咱们还得好好生活下去,至少 … … 对得起他们俩的付出。”庞万里说。




“ 嗯嗯。就是嘛。”朱颖终于看到庞万里恢复了平日的神态,心中喜不自胜。



两人拥抱了一会儿,有人按门铃,庞万里过去看,是送快递的。




这是一个巨大的箱子,外包装除了提示易碎以外什么都没写。送货单的物品名写着 :DigitalPiano 。发货人匿名,收货人是朱颖。



两人收下箱子,朱颖说: “ 可能是……栾东寄给我的电钢琴吧 。”




“ 这么大? ” 庞万里奇道。



两人把外包装拆开,朱颖看到内箱,惊喜道:“ 啊!竟然是罗兰的 HPI- 7… … ”




最后打开箱子,果然是 Roland HPI- 7 ,箱子上面还粘着一封信。




庞万里取下信,拆开信封,但见栾东歪歪扭扭的字迹写道 —



朱颖:
喜欢这个礼物吗?这台 Roland HPI-7 是我去的那家琴行推荐的,他们说这是他们那里最好的电钢琴,花了我 40000 块大洋,这是我所有的积蓄。本来想送你卡西欧那台,结果你那天说那个琴只有三级力度采样,搞得我都不好意思送了, -" P f ,这一
款听他们说好像采样多一些,具体是多少我就不懂啦,我看上面有彩色宽屏显示电子乐谱挺有意思。以后你练琴,可以带耳机,这样影响不到老庞。为了送你这个琴,我的钱都花光了,搞得我要出去远行,还得透支所有的信用卡 —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不用还了。以后弹琴的时候,就别再想到我了( 估计你原来也没想到过),你们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正在外面旅行。朱颖,对我来说,你就像一瓶散发着醉人芳香的醇美佳酿,只是我一滴都舔不到,只能闻一闻,庞万里却可以大口大口地喝。庞万里真是个幸运的家伙,好好享受人生吧。告诉他这辈子要珍惜他的娇妻,因为下辈子,我和他说不准是谁先得到你呢。可黑可黑。 Farewell, my lady.
栾东
1 月 2 3 日




“ 这个小子 … … ” 庞万里读到最后,感到一丝莫名的忧伤,心想你去远行还好,只要别想不开。




朱颖问信上写了什么,庞万里他把信递给朱颖,说: “ 你自己看吧 。”庞万里和朱颖一起把这架 H PI-7 组装好,放置
到客厅。吃过晚饭,朱颖戴着耳机开始摆弄它,庞万里看了一会儿书,走过去摘下她的耳机,把电钢琴的音频输出接到客厅的 7.1 声道音响系统,整个客厅里立刻萦绕起动人的旋律,朱颖幸福地弹奏了几个小曲子,接下来又弹了肖邦的升 F 大调夜曲。




庞万里说:这个音效多棒,比你那个雅马哈的破烂钢琴效果好多了。




朱颖道: “ 那可不是一回事,跟你说,你也不懂 。”




庞万里端着咖啡踱到沙发前面,坐下来喝了两口。




“ 你为什么从来不要求我给你买东西呢? ”




“ 哼,本姑娘勤俭持家,给你省点钱你还不乐意 。”




“ 要不然我再给你买一台钢琴? ”




“ 嘿嘿,行啊,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首次演出用的是斯坦伯格皇家钢琴,那还是斐迪南?马里亚亲王送给他妻子的礼物呢!嗯……我想要一台斯坦伯格的皇冠明珠 1871 皇家钢琴,德国配件中国组装的版本大概 90 万人民币,你送给你的妻子当礼物吧 。”




“ 我……要不要我把你们琴行买下来送给你? ”




“嘿嘿 ^ ^




“ 买 90 万的钢琴是吧,也不是不可以,行,你真要吗?我卖了房子,买给你。说到做到 。”




“ 真的? ”




“ 你认识我以来,我说过一句假话么? ”




“ 嗯,好像还没有 … … ”




“ 好,你拿什么回报我呢? ”




“ 嗯 … … 那 … … 我也不知道 。”




“ 你把睡衣解开,让我亲一下你的小乳房,你要是不笑,我就给你买 。”




“ 讨厌 … … 那不行。再说 — 人家也不小 。”




“ 不小么?来,让我看看变大了没有,亲一下 。”




“ 不行,不给亲。 ” 朱颖下意识地裹紧睡衣,护住胸部。




“ 呵呵,那你就别想要什么斯坦伯格钢琴啦 。”




“ 那 … … 那要是人家想要 … … 想要买一台 PS3呢? ”




“ 买 PS3 也得让我亲,改成屁股吧,让我左边屁股捏三下,右边屁股捏四下,两边屁股随机亲六下,立即给你买 PS3。”




“ 讨厌!不让不让 … … ”




“ 来,让我亲 。”




朱颖嘴里说不让,还是乖乖地跑过来坐在庞万里旁边,靠在他的肩膀上,好奇地看着庞万里从旁边取出笔记本,打开 Visual Studio , 写了一个函数 —



private void button 1_Click(object sender,EventArgs e)

{

     Random buttocks_of—zhuying = new

Random();

     MessageBox.Show(Convert.ToString(butto

     cks_of_zhuying.Next(2)));

}




“ 你看着啊, 1 表示左边的屁股, 0 表示右边的屁股。我执行 6 次,来趴下,把睡衣掀起来 。”




庞万里按下 F5 编译运行,在生成的 Form l 上单击b uttonl, 弹出消息框显示 0 。




“ 来吧,先右边 。”




“ 那不行那不行!嗯 … … 0 表示左边, 1 表示右边吧 。”




“ 嘿嘿,随便 。”




“ 嗯……那你能让这个窗口直接显示中文吗?




“ 当然可以 。”




“ 那你让它显示中文我就让你亲 。”




“ 你条件还不少啊?算了,我不亲啦 。”



“ 讨厌!那不行!你说话不算数 — 我趴下啦,你亲我吧 。”




“ 不亲。穿上衣服,咱们看电影去吧 。”




“ 不嘛,人家要睡觉 。”




“ 是想玩迷你游戏吧? ”




“ 讨厌 … … 你才想 … … ”




庞万里把朱颖拉起来抱在怀里,对着她的耳朵说: “ 想不想玩? ”




“ 嗯 … … 想。 ” 朱颖垂下头说



两个小时后,两人发现睡不着,于是起床穿衣,出了小区,由庞万里驱车往电影院驶去。




路上,庞万里随想着结婚以来一些零散的体会,说到底,男人娶老婆的意义显然在于,此后就不必再多想泡马子的事了 — 这将会节省大量的时间。比如,在抱着朱颖入睡的时候,庞万里总会思考第二天的工作安排,偶尔也会想想未来怎么赚大钱 — 而当年抱着棉被入睡的时候,他的脑子里想的可都是女人。赵明林在聊天时曾经谈及婚姻生活的乏味,即使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在流光溢彩的阁楼上,和天下第一美人同床共枕,也仍旧是一座围城,有住腻了想出来却出不来的时候。庞万里心想,自己什么时候才会透过眼前幸福美满的小日子,看到远处的城墙呢?自从两人搬到一起住,庞万里能独立分配的时间就越来越少,现在离自己计划的事业顶峰还相差甚远,家庭会不会在某个时候成为一种负担呢?想到这里,他瞧了朱颖一眼。刚才玩迷你游戏之前,庞万里一时冲动在朱颖的屁股上咬了一口,朱颖此刻坐在车里被颠簸得隐隐生痛,正娇羞地看着庞万里准备伺机撒娇,这时发现
庞万里注意到自己,立刻挺身道: “ 哼,你……你平时在外面都不怎么说话,装得那么稳重……回家就欺负我 。”




庞万里笑着回应道: “ 那当然了,喜欢你嘛 。”




“ 嗯 … … 那 … … 那我还想听一遍 。”




“ 听什么? ”




“ 听你说你喜欢我 。”




“ 不说了 。”




“ 讨厌 … … 再说一遍嘛 … … 就一遍 。”




“ 说个毛 。



“ 讨厌 … … 那一会儿看电影你抱着我 。”




“ 好吧 。”




庞万里又想,逗自己的爱妻开心实在是太好玩了,要是让社长高兴也这么容易该多好一 不过技术人员通常是很难被社长重视的,假如代价是亲吻社长的屁股 … … 那还是作罢的好。




来到电影院,两人买了《集结号》午夜场的票,电影结束,朱颖感动得一塌糊涂,庞万里倒没觉得怎样。朱颖把头埋在庞万里的围巾上,隔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问: “ 围巾舒服吗? ”




庞万里把嘴凑到朱颖耳边,说 : “热死我了 … … 要不是你亲手织的,我早就 … … ”




“ 讨厌!真是的 … … 外面那么冷,就电影院里暖和一点,你就说热 ”




“ 要不然,我先把它摘下来放到 … … ”




“ 不行不行!不许摘下来! ” 朱颖不依道。庞万里暗自叫苦,朱颖伸出手来帮庞万里把围巾整理得松一些,顺便凑上来吻了庞万里一下。




离开电影院,已经是午夜 2 点,朱颖穿得不多,下来到停车场时被冻得发抖,只好钻进庞万里的怀里。




“ 看你可怜的 … … 让你多穿点,你还说不冷。 ”




“ 冷 … … 好可怜 … … ”



“ 是一般可怜,还是特别可怜呢? ”庞万里笑道。




“ 嗯 … … 特别可怜 。”




“ 那不用说了,只能抱一抱你安慰一下啦 。”




“ 嗯,抱抱 。”




上了车,庞万里说: “下周二咱们就出发蜜月旅行了,这两天好好休息吧 。”




“ 嗯。 ” 朱颖在座位上缩成一团,问: “都去哪些地方,你还没告诉我呢 … … ”




“ 嘿嘿,行程保密,给你留点新鲜感。”庞万里发动了车, “未来 20 天里,咱俩要上山下海,游遍半个中国,有温泉、有雪山、有草原、有大海,你想去的丽江、泸沽湖女儿国、香格里拉之类的也包含在内。最后 10 天要出境,咱俩的日本签证都没
过期,就去日本玩一周。到那给你买 PS3 ……将来我挣了钱,买了好车,咱们出去自驾游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