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谈日志>>小说>你还会想起三叔吗(十)

你还会想起三叔吗(十)

大路 小说 2023-10-17 257

栾东正要开始背诵自己关于人生大道理的演讲稿,朱颖突然接到庞万里的电话,说了几句,挂下电话就要向栾东告辞。




“ 这么快 … … 就 … … 就要走吗……”栾东结结巴巴地说。




“ 嗯 … … 庞万里等着我呢,突然有点急事,本来我不用跟他一起回去,但这回情况特殊一点,所以对不起啦 。”




“ 那 … … 那好吧 … … 我送你下去……”栾东说着站起身。




“ 真不好意思 … … ”




“ 没事,没事 … … ”




栾东万分不舍地送朱颖出门,乘电梯来到地下一层停车场。想到朱颖此番离去,今生今世再无见面的机会,不由得悲从心来,泪水夺眶而出,看来之前准备的辣椒油完全是多余。




朱颖看到栾东哭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掏出手帕递给栾东,说: “ 你 … … 你别哭啦 。”




栾东花了几秒钟控制情绪,用手帕擦了擦脸,委屈地问: “ 这个 … … 手帕 … … ”




“ 这是庞万里买给我的 … … ”




“ 啊 … … 那 … … 这个 … … 不给我吗?



“ 不给你 … … 要是我自己买的就可以留给你。




嗯 … … 不过 … … 我有纸巾可以给你 。”




“ 纸 … … 纸巾 … … 那也行吧 。”




栾东无奈地接过朱颖递过来的一包纸巾,一看上面还印着 “ 面点王 ” 三个大红字,心中自是万分懊恼。




两人道别,朱颖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说: “你要出远门,祝你一路顺风,要是以后还有机会见面,说不定我们都会有让彼此惊喜的变化呢。再见啦! ”




栾东苦笑着点点头,心里说,还有个毛机会见面 … … 下次见面,人鬼殊途算不算是让彼此惊喜的变化呢?




不一会儿,庞万里的帕萨特就从后面绕出来,驶向出口,朱颖降下车窗向栾东挥手道别,栾东还没来得及反应,车就开出去了。



原来庞万里这家伙一直在楼下等着呢 ……..




反正回去也是没电,栾东索性在地下一层的电梯口坐下来,靠着墙,他打开那包面点王的纸巾,数一数里面还有 4 张,不错,够自己哭一会儿的。




“ 栾东怎么样? ”庞万里的手指敲打着方向盘问。




“ 他好像说要辞职去远行。还打算送给我一台电钢琴 …….. ”




“ 远行?唉 … … 没工夫管他了。刚才电话里跟你说夏萱的事,我得去一趟北京。刚订了机票,明天早上走 。”




“ 你要去北京吗 … … 嗯 … … 那……那你还喜欢她么? ”




“ 我从来就没喜欢过她。我既然娶了你,当然是爱你 。”




“ 嗯嗯。那 … … 你再说一遍你爱我 。”




“ 说毛,老实坐好,小心我打你的屁股 。”




“ 就不坐好,你打我吧 。”




“ 那 … … 你刚才说有人黑掉你们对手网站 … …真的是她干的吗? ”




“ 我打电话她承认了。这个傻丫头,黑掉对方也罢了,她居然把人家所有客户的资料,连账务、税额、电话、银行帐号、货单、取货密码、全都公布在网上 … … 这不是找死吗?为了公布这个表,这丫头还专门做了一套页面,有超详细的搜索查询功
能,还是 AJAX 实现的,看来她是完全控制了服务器,大爷的,这个傻孩子 … … 造成这么大的损失,弄不好得终生监禁 … … ”




“ 不会吧 … … 你先别急 … … 说不定……不是她干的呢 … … ”



“ 不是她还能是谁?我上次问她要个 IP 分析工具,她回邮件说可以帮我黑了对手网站,我还告诉她别胡闹,没想到她居然不听 … … ”




“ 那你去北京 … … 就是想找她问清楚? ”




“ 嗯 … … 她现在不接我电话了。我就想当面问问她,是不是脑子里进了水。要真没办法抵赖掉这个事儿 … … 唉 … … 那是神仙也救不了她了 。”




“ 那对方知道她吗? ”




“ 就是对方的技术总监打电话给我的,我接了电话,那家伙劈头盖脸骂了我一通,说我无耻下流,骗一个女孩当箭使,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后来说黑客在一个数据库里留下了一个表,表名叫3rduncle, 只有两列,一列文字全是三叔,另一列是一串日期。他们那个技术总监也挺神通广大,早就背后调查过我,知道我在北京认识夏萱,这次夏萱当然成了首要怀疑对象,他派北京分公司的人去了解,知道夏萱的三叔刚刚去世,这下子就咬定夏萱了。他们打电话试探,夏萱不理他们。后来我打电话过去问她,她说是她干的,我刚要再说话她就挂了电话,我再打也打不通。那边的技术总监跟我说,他们很快会拿到更多的证据,非要让夏萱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被终生监禁的女黑客。虽说那帮孙子先攻击我们,这次死得该,但是夏萱做得也太绝了……她怎么能把那些绝对隐私的客户数据都公布出来呢 唉 ”




“ 夏萱为什么要留下那个表呢,她故意留下证据吗 … … ”




“ 我就是想不通呢。你把安全带系好 。”




“ 嗯?嗯 …….. ”




这个晚上,庞万里和朱颖做了几个小菜招待熊若明来到家里见面,说栾东要辞职去远行,是真是假他已经顾不过来了,先得想办法救夏萱。熊若明7 号来深圳,已经待了十来天,他本打算晚上跟栾东再聊一聊就离开,没想到夏萱出了这样的事。




几年前熊若明游说庞万里来深圳工作时就知道夏萱这个女孩,如今听闻她竟然入侵了对手网站,把所有机密资料都公布到网上,显然犯了重罪,心中不免惋惜,对庞万里说:要不然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夏萱到底留下了什么证据,一起想个办法处理,两个脑袋总比一个好使。庞万里心想不错,大恩不言谢了,立即打电话帮熊若明订票,确认了第二天中午的航班,跟庞万里前后脚到北京。三人刚刚吃完晚饭,庞万里就收到夏萱的短信,说要上网视频通话,庞万里马上打开电脑,进入 QQ 视频。




远在北京的夏萱看上去一脸疲惫,正要开口说话,却通过摄像头看到正在收拾碗筷朱颖,夏萱心里猛然一痛,咬着嘴唇没开口。
熊若明走过来坐到庞万里旁边,庞万里示意朱颖离开摄像头可以拍摄到的范围,朱颖吐了吐舌头,闪开到一边。




“ 夏萱, ” 庞万里试探道, “ 这个事儿,如果真是你干的,你一定得想清楚可能留下什么证据,赶紧想办法推脱,你懂吗?千万不能承认,我明天去北京找你,咱们商量一下,这事儿做得太过了,真的,搞不好得关一辈子 … … ”




“ 我被关一辈子……就不用嫁给不喜欢的男人了,也不会再烦你了,不好么? ”




“ 夏萱,你不想嫁人可以不嫁人,你不想烦我可以把我的联系方式删掉,用不着蹲监狱吧?我知道你是好心帮我,对手倒得正是时候,我们公司借这个机会拿下市场,两年内就有可能上市,但是这件事你做得太过火了,现在情况很糟糕,必须想尽办法挽回,你 … … 你千万你别再犯糊涂啊 … … ”




“ 哼。你旁边的男人是谁? ”




“ 哦,这是熊若明,是我们 … … ”




“ 我知道。你是 leveldown.cn 的站长 。”




“ 现在不是了 。”




“ 要不是你把庞万里叫到深圳工作,说不定他已经答应娶我了。可是他现在娶了别的女孩。




我 … … 我 … … ” 夏萱说着,心里难过,忍不住又要掉泪, “ 我不怪朱颖,不怪庞万里,也不怪你 … … ”




“ 对不起 … … ” 熊若明说。




“ 夏萱,你别难过,我明天就去北京,老熊跟我一起去,我们 … … ”




“ 你们来北京干嘛? ”




“ 帮你想办法 … … ”




“ 帮我想什么办法? ” 夏萱凄然一笑, “我已经承认了。我投案自首了 。”




“ 什么?你 … … 你 … … 你 … … 你疯了么? ”




“ 熊若明大哥,我问你,朱颖漂亮吗? ”




“ 啊?呃 … … 漂亮。 ” 熊若明看了看朱颖,回答道。




“ 她是做什么的? ”




“ 呃 … … 钢琴老师 。”




“ 钢琴老师 … … 哼,”夏萱不服气地哼了一声, “ 会弹钢琴有什么了不起!钢琴连切换输入法都不用,还不是按哪个键就发哪个音……她懂汇编么?她学过 Win32 么?她知道怎么远程登录别人的服务器么 … … ”




朱颖躲在摄像头背后,委屈地嘟起嘴唇。




“ 她 … … 不知道。 ” 庞万里木然道。




“ 她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你也喜欢她。哼!自古都是佳人配才子,我也认命了。我问你一件事。你下午打电话问我的时候,说我在数据库里留下了一个表,有一列文字是三叔,对应另一列的日期,你能把日期发给我看看么? ”




“ 你 … … 那个表 … … 不是你建的? ”




“ 不是 。”




“ 那你 … … ”




“ 庞大哥,你能不能拿到那些日期给我看看? ”




“ 我现在手上没有,但我可以问问他们,看能不能要来给你 … … ”




“ 算了,那不用了。我还有点时间,我还可以黑进他们的服务器,自己找 … … ”




“ 别,千万别,你既然没建那个表,那就是他们栽赃,夏萱 … … ”




“ 栽什么赃啊,就是我干的 。”




“ 真的是你?夏萱,我求你,跟我说句实话。



你以前入侵的那些网站、论坛,跟这次相比 … … ”




“ 你不相信我,又何必打电话问我?又何必要来北京找我?我告诉你,不但这件事是我做的,全天下所有的网站都是我一个人黑的,你让他们杀了我吧 。”




“ 夏 … … ”




夏萱伸手打翻摄像头,退出了视频。庞万里再拨打夏萱的电话,已经关机,他看看熊若明,熊若明摇摇头,也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庞万里又收到夏萱一条短信 —“ 是我自己要这样做的,跟你没关系,不必来北京了,忘了我吧。祝你们幸福(唉……)。再见啦,庞大哥 。”




庞万里马上回拨,对方又是关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