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谈日志>>小说>你还会想起三叔吗(十二)

你还会想起三叔吗(十二)

大路 小说 2023-10-17 241

2 月 2 日,周日。




Cosdream 公司明天放假,现在大家正在做终检,找部门主管签字,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公司。
庞万里和朱颖上个月底出去蜜月旅行,王文涛暂代庞万里的职务,他走到栾东的键盘前,扯下粘在键盘上的那张纸看了看,心想这小子还真有种,说走就走了,杳无音讯。王文涛准备把纸揉碎了扔进垃圾箱,翻过来时突然发现上面写着一串 MD5校验码,旁边签着栾东的名字。校验码上方写着四个大字:我的遗嘱。




王文涛愣了几秒,想起栾东经常开的玩笑,说他看破红尘,自尽之前会把遗嘱放到 C 盘根目录下,心说这小子不会真的想不开自杀了吧 … …




说不得,还是先看看,王文涛立刻打开栾东的电脑,登录 Windows ,双击 C 盘,果然看到一个名为我的遗嘱的文件夹。打开文件夹,里面有 3 个文件:
MD5sheet.txt
我的遗嘱 .txt
我的遗嘱 - 限定版 .docx




文本文档可以打开, Word 文档需要密码,王文涛试了几次都不行,输入那个 MD5 校验码还是打不开,于是他把能打开的文本文档打印了几份,然后通知赵蕾和赵明林,召集还在公司的网络组员工,到大会议室集合。




会议室里,王文涛简要介绍了一下情况,把栾东的遗嘱大概读了一遍,问大家有什么处理建议。




“6 号就是年三十了。大过年的,何必要自杀呢 … … ” 有人小声说。




“ 人命关天,谁跟栾东比较熟的,去他住处看看吧,我刚问了一下行政管理,他入职登记表里没有填写家里电话,谁还有栾东其他的联系方式? ”赵蕾说。




“ 他的住处老庞知道,我给老庞发了短信,等会儿老庞回复了地址,我和老赵一起过去看看,但是估计他应该不在了。 ” 王文涛说。



“ 别跟老庞说出了什么事,就说要去栾东住处取东西。 ” 赵明林说, “ 人家新婚蜜月,别让他知道这种事 。”“ 好。我明白。”
“ 电话没登记,能不能按身份证地址通知一下家人? ” 赵明林问。




“ 这个我刚才要人事部去做了。不过栾东很早就说过,他的家乡地址已经没有人住了。”赵蕾说, “ 谁跟他比较熟?刘涛,你以前中午经常和栾东吃饭吧? ”




“ 那是去年了,我现在和我女朋友一起吃午饭 。”




“ 杨浩呢?你的饰品专页好像是找栾东做的。 ”




“ 呵呵 … … ” 有几个人小声笑了出来,大家都知道杨浩因为这个页被社长亲自批评,还罚了半个月奖金。




“ 别提了,那个页,我想起来就一肚子气 … …我让他加一个功能,显示当前是第几张图,一共多少张图,就这么个功能,一共 10 张图,人家第一个显示 0/10 ,最后一个显示 9/10… … 我都没注意,结果社长自己浏览的时候发现问题,过来找我,说要放我一个月假让我回家学算数。我跟你们说,这个人根本就没有智商,他自杀肯定死不了的,咱们别折腾了,交给警察吧 … … ”




“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风凉话。”席嘉打断杨浩。




“ 这不是风凉话,你说我们能做什么,要能帮上忙我愿意帮 。”




“ 先尽到我们能做的吧。想想栾东平时还跟谁比较熟? ” 赵明林说, “ 毕竟同事一场,栾东是个傻逼,这不假,但他人不,不像会刊部门某些油条,做三分事,说七分话 。”




“ 老赵,栾东好像认识文编组的一个翻译,我看他们一起吃过饭 。”




“ 哦,对对,叫紫色的云。是个巨胖的女孩,奇笨无比,跟栾东倒是绝配 。”




“ 什么紫色的云? ”




“ 会刊编辑部的日文翻译啊。虽然长得……谦虚了点,但日语不错 。”




“ 她日语好个屁! ” 李昌奇插嘴道, “我有一回上楼正看见她扭头问傅聪 ;K - 夕文外什么意思,真强大,水 - 夕文外都不知道什么意思,你还搞个屁啊,日语翻译,我靠,跟真的一样。要说我日语也不差,请我去翻算了,浪费财力招他妈一堆白痴
来公司,大家福利都上不去。还搞什么会刊编辑部,一群吃闲饭的天天去网上抄点资料翻译得狗屁不通就出刊,谁不会?有本事咱们换一换,靠,我们做他们的事,一个顶他们八个,让那帮废柴们来我们网络组试试看,屁也干不了 。”




“ 李昌奇,你别以为你什么都做得来,真让你去翻译,让你去网上找资料出刊,你还真不行。再说,我们网络组不是也有栾东这种白痴?人家其他组笑话我们的地方多着呢 … … ”



“ 咱不提栾东。我日语一万级,查着 Excite,中日互译,也未见得比什么紫色的云差,咱们可以比一比,你让她来给我写个程序,随便她用什么语言,哪怕她用汉语呢,咱也别难为她,从 10 个数里挑出最大的一个,让她写个算法试试看?她跟栾东,还别说,是一对儿 。”




“ 何必这么刻薄呢? ” 赵蕾皱眉道。

“ 这不是刻薄,这是看不惯,赵姐,我们他妈的拼死拼活,每季度淘汰 5% 的员工,有同事都写遗嘱要自杀了,你说我们顶着多大的压力?你说老板什么时候认可过我们?他们一个个闲得跟屁似的,上班悠然自得,玩着游戏,炒着股票,放个屁都他妈有收益,还搞什么会刊,我日,真有本事 … … 还紫色的云,真他妈诗意啊 。”嘭的一声,赵明林一拳砸在桌子上。






李昌奇立刻住了嘴,整个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赵明林冷静了一会儿,沉声道: “ 李昌奇,你注意他们那么多事干什么?有这闲工夫,你给老子放在工作上。说这种话,跟他妈怨妇一样,谁听了谁瞧不起你。你要有本事,像杨晶,就去整顿他们;你要没本事,像李澍,就把嘴闭上,老老实实干好分内的事。你听见没有? ”



“ 我听见了,对不起老赵 。”




“ 这个紫色的云,原名叫什么,怎么联系到她? ” 赵明林问。




“ 原名叫什么蔚然的。已经辞职啦 。” 一个声音说。




“ 辞 … … 辞职了你们提她作甚?什么时候辞职的? ”




“ 嗯 … … 好像是上个月 。”




“我问一下行政管理有没有保留她的联系方式吧。 ” 赵蕾说。




“你们觉得栾东现在有可能和这个什么蔚然在一起么? ” 赵明林问。




大家都摇头。




“ 赵姐,要不让大家先回去吧。您看能不能搞到那个离职翻译的联系方式,问问她知不知道情况;我一会儿和王文涛去栾东住处找找;大家回去如果想到什么能帮上忙的点子,打电话联系我;如果到今天晚上还没有什么线索,就交给警察处理 。”




“ 行,那就这样,我们分头行动。 ” 赵蕾说,“ 散会吧 。”




到了晚上,赵明林和王文涛失望而归,那紫色的云也没有留下什么可用的联系方式。赵蕾打电话给熊若明询问,熊若明也没见到栾东,问赵蕾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赵蕾心里很乱,想到麻烦熊若明再过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就没跟熊若明提遗嘱的事,只说栾东告诉大家要去远行,人不见了。熊若明说,让他出去散散心也好。




第二天,赵蕾请示了领导,给派出所打了电话,请他们来协助调查,依旧一无所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