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谈日志>>小说>两个人的距离

两个人的距离

大路 小说 2023-10-17 296

虽然是五月左右,但广州的天气早已炎热不堪,文可缩在自己花 500 块租的小房间内,一手拿着早已凉透的咖啡,一手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在她的面前是一台老旧的台式电脑,电脑屏幕的右上角凌乱地贴着一排黄色的便笺纸。




说 话 ,文可已经整整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了,架着超厚眼镜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电脑屏幕上主角的一举一动,眼镜下面深深的黑眼圈,头发虽然绑成了马尾,但看起来却更加凌乱,脑袋早已经昏沉到需要用咖啡的苦味去刺激才能有所反应,但文可现在还不能睡,因为最重要的工作还没有完成 -----




“ 该死,怎么又失败了? ”揉着眉头,文可失望地把手柄甩在一旁,一边抓着头发一边烦躁地看着电脑,黑色的屏幕上,硕大的红色英文单词是头痛的根源 。 “GAME OVER ,啊 … … 这游戏怎么这么变态 ,这BOSS 实在太变态了!这游戏简直不该给人玩! ”知道没有人能听到,但文可还是很大声地在电脑面前抱怨发泄,直到把本来就所剩不多的力气吐干净,只得叹口气,把咖啡放在一边,抓起刚才甩在一边的手柄打算继续,但就在手指刚触碰到手柄的时候,文可又决定改变主意,果断地关掉那个让她厌恶的游戏窗口。




电脑屏幕瞬时由一片黑色切换到普通的文本文件画面。上面密密麻麻排布的文字攻略正是她 24 小时不眠不休折腾出来的结晶,也是下个月伙食的惟一着落。自从上家杂志社倒闭后,丢了饭碗的文可只能靠之前的关系找熟识的朋友写稿赚稿费糊口。这次的工作是之前认识的编辑推荐的,虽然是个动漫文字编辑,但文可的电视游戏功力在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甚至在工作之余为游戏杂志写过不少游戏研究心得,这样一来二去认识了不少相关小编,这次的活就是其中一个杂志社主动找上门的。虽然文可知
道接手的游戏非常麻烦,但为了房租和口粮,也只得硬着头皮扛了下来。在快速浏览了之前的文字记录后,根据刚才攻关时的记忆,文可快速地在文字描述中找出有问题的地方进行修改,一边抱怨着游戏制作商的不厚道,一边职业化非常认真地修改着攻略内容。本以为按照这样的情况可以在约定时间内完成攻略,可没料到正在紧要关头,一向只当闹钟使用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想了起来。文可听 到 熟 悉 的 《 MOMENT 》铃声稍微犹豫了一下,便把眼神重新转到电脑屏幕上继续打字。




文可觉得对方会很快挂断电话,但没想到滨崎步的歌声都唱到高潮部分也没有停止的意思,被吵得受不了的文可只得放下手中的工作,无奈地接起电话:“ 死女人,现在是半夜 2 点! ”按下接听键,文可想都没想直接吼了过去。可电话对面的人却丝毫不介意文可的口气,径自在电话那头一个劲傻笑,让本就不舒服地文可更加烦躁 : “ 有事快说,别笑得那么恶心,没啥事我挂电话了 。”




“ 等 一下,”听到文可打算挂线,对方只得停下笑声,稍微顿了一下才不好意思地开口: “我告诉你哦 … … 他,他刚才向我求婚了 … … ”



“ 什么? ” 文可愣了一下, “求婚?然后呢? ”



“ 没有然后了 。”



“ 没有然后了? ”



“ 嗯,然后我现在正在和你打电话 … … ”




“ 女人,你是不是睡糊涂了? ”




揉着眼睛,文可嘟囔道,哪有神经病深更半夜找人求婚的?




“ 切 ,没 有 啦 ,事 情 是 这 样的,刚才我们约会,去看周杰伦的那部 … … 呃 … … 《不能说的秘密》 ,讲啥我没注意,然后看完电影,他送我回家,我们一路走 … … ”




“ 说重点! ” 听着对方的叙述,文可忍不住抽搐,她可没兴趣在这种性命攸关的紧要关头听别人的风花雪月。




“ 你听我说完嘛,我们一路走,走到祥宁路的时候他问我要不要吃东西 … … ”




“ 重点! ”文可的声音又提高了几分。




“ 重点就是他向我求婚啦! ”



“ 然后呢? ”



“ 没有然后啦,然后我就和你打电话了 … … ”




一种无力感顿时侵透了全身,刚才的话题绕来绕去却根本没绕到重点上来 — “ 那你答应了没? ”




“ 我说让我考虑几天 … … ”




“ 然后呢? ”




“ 没有然后了啊,他 ‘ 哦 ’ 了一声后就回家了 。”




“ 那你什么打算,和他结婚还是拒绝 。”




“ 肯定和他结婚的嘛 。”




“ 那不就结了,你 说 你 ‘ 愿意 ’不就好了? ”




“可是我马上回答会不会不够矜持啊?所以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 … ”




“……”文可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有很多话可以说的,但却有什么东西堵在嘴里,让她莫名地想抓狂, “你这么晚打电话给我就为了咨询啥时候答应他? ”




“ 嗯……你说什么时候给他答复比较好? ”电话那头的声音瞬间从刚才的亢奋变得很可怜。




“ 姐姐,抱歉,这种问题我没遇到过,我没办法给你任何参考,你可以找佳佳,或者小猫她们商量 。”“ 可是她们电话都关机了 … … ”




“……那你等明天打电话给她们不就好了? ”




“ 哦 ,是 呀 ,我怎么傻了 … …啊,你现在有空没……? ”




“ 没空,我还有东西要赶,你明天早上 8 点多打电话给她们吧,我就不陪你聊了,等我弄好了以后打电话给你 。”



“ 那好吧 … … 你先忙 … … ”虽然对方明显没有想结束对话,但文可还是很坚决地合上了手机,对于她这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来说,结婚远远没有工作来得重要和现实。摇摇头把刚才那段小插曲忘掉,文可重新回到电脑前,她悲哀地发现,经过刚才的小插曲,自己根本就没有心思再去挑战什么极限打法了,看了半天电脑屏幕死都想不出一个字,本来今天晚上打算写完的东西,看来是泡汤了。揉揉头发,既然没了思路,她决定还是补眠算了。




把电脑设定为待机状态,文可躺在床上,刚才那通电话传递的讯息仍然 以 《 E V A 》那种黑底白字突显在脑海中,甚至闭上眼睛时脑海里全都是 “ 文靖居然要结婚了? ”这样的文字 … …“ 结婚啊 … … ” 闭着眼睛,文可在黑暗的房间里幽幽地叹了一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