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谈日志>>小说>两个人的距离(一)

两个人的距离(一)

大路 小说 2023-10-17 256

说起文靖来,文可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情,文靖和她差不多高,大眼睛长头发,虽然称不上什么绝世美女,但走在人群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加上家境良好,一直都是班级里的风云人物。但就是这样的女孩,却和一切看起来都非常平凡的文可是好朋友,好得甚至连性格都很像。文可和文靖的相处模式很怪,除了在一起聊最喜欢的动漫游戏外,还有暗自较劲的互拼,文靖的理科很好,文可就必须在文科上超过她;文靖用两星期 打 通 了 《最终幻想 vni 》,文可就算捂嘴躲在被子里玩也要打通《生化危
机 2 》。对于这个和她一起长大的女孩,文可觉得自己做的每件事情都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比她差。她们生活在同一个南方中型城市里,都是钢铁厂里职工的孩子,然后就读同一个钢铁厂附属小学和同一个钢铁厂的附属中学,文可甚至有一种错觉,如果钢铁
厂有大学的话,她们会在 “ 钢铁厂 ”里一直终老。幸运的是,钢铁厂毕竟只是钢铁厂不是教育部门,所以她们的道路在大学的时间产生了分歧。经过钢铁厂 18 年的锤炼,文靖和文可都恨透了这个充满黑烟的地方,两人商量了许久,决定一起考到外省的大学里去创出一番新的天地。两人报考了同一所上海的大学,文可选择了中文,文靖选择经济。那时候的高考报考志愿在考试之前,在老师家长都只顾 着 盯 着 “ 高考”和考前状态的大前提下,填报志愿其实有很多漏洞可以钻。




文可和文靖瞒着家长在志愿书上把父母强行规定的本市重点大学换成了上海的大学,本以为这样的计划天衣无缝,但天真的两人却忘了老师和家长的关系远远不是开开家长会发发成绩单这么简单。她们的小把戏很





快就被班主任上报给了父母,最后,在双方父母的强烈要求下,她们只得把第一志愿乖乖换成了本市的重点大学 … … 两个人虽然不情不愿,却也无计可施,只得乖乖上了考场。



.在拿到高考成绩的那天,8月1日,距离文靖的生日还有24天 ,风和日丽鸟语花香,文可和往常一样吃过中饭打算跑到文靖家继续打游戏。她们两家都住在同一个 小区, 不 过文可家住的是老区的那种 80 年代的 6 层楼砖房,文靖家在老区后面的新区,全是 10 层楼以上还带电梯的复式建筑小跃 层 ,虽然说是工龄 25 年以上的工
人都有资格申请买这样的房子,但真正能出得起钱的,也就是那几个有头衔的人而已。文靖在搬新家的时候曾经向文可显摆过,对着新房子夸了又夸,不过后来看文可兴趣缺缺也就住了嘴,只是不断提醒文可说这房子的隔音效果非常赞,以后在家里偷偷玩
游戏不用那么小心了。



高考成绩经过政府的各种人性化改良后,那年可以通过座机拨打特定的号码查询,但两人在电话前播了半天 ,一直占线的忙音很快让沉溺于游戏的两人放弃这种劳心劳力的举动,专心致志攻关。下午三点,当文可正在开心地挑战《最终幻想 IX 》 DISC3最终 BOSS 的时候,文靖的父母冷不丁地提前下班,而文靖正在一旁拿着GBC 玩 《心跳回忆》不亦乐乎。“ 玩玩玩!你们就知道玩! ”文靖的父亲看到自高考结束后就一直疯玩的两个人忽然发起火,把文可吓了一 跳。



“ 文靖,你知道你高考考多少分吗? ” 不顾文可在场,文靖的父亲走到文靖面前,一把夺过她手中的 GBC甩在一边,将一张白纸塞到文靖面前。




“你自己好好看看你都学了些什么? ! ”边说边愤怒地指着白纸上的几个数字。




见眼前的状况实在称不上和谐,虽然最终 BOSS 还没打死,但文可还是偷偷关上了电视,转头看了看死盯着白纸的文靖,发现对方没有理睬自己,便悄悄地走到客厅角落,对文靖的父母打了声招呼快速离开了文靖家。




一路上文可大约猜出来文靖这次考砸了,心有戚戚地马上跑到路边的电话亭打电话,拨了 10 分钟才把电话拨通,温柔的女音在文可的操作下报出一串数字,文可估算了下,比上次的文科重点线高了不少,当下放宽了心,愉快地打了个电话报告自己老爸
后,哼着小调快乐地回了家。



“ 陪我出来聊聊吧。”才到家没多久,文可就接到文靖的电话,电话线那头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哭腔。




文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文靖,两个人在小区里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 你 … … 还好吧? ” 想了半天,文可也只能刮出三个字安慰自己最好的玩伴。




“ 还好,你考了几分? ”文可想了想,还是如实报出了自己的分数。




“ 考得不错啊,肯定能进第一志愿了吧? ” 文靖抬头,笑着看着文可,文可的分数比去年他们市重点大学的招考分数高了 30 分。




“ 嗯 … … 没啥问题的话,是够了,你呢 …….. ? ”



“ 一本是肯定不够了,二本应该还好 … … ” 文靖沉默了一下,忽然转过头看着文可: “如果我说我是故意考砸的 … … ”




“… … 什么意思? ”




“重点的志愿全部被他们定死了,我改不了,二本的志愿是按照我意思写的,所以,当初我就想过如果考砸了,去上二本该有多好 … … ”




“ 啊 … … ” 文靖吸吸鼻子, “其实,我还是想考好的,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考试的时候老是不在状态 … … 其实我明明知道怎么做的,但是我就是写不出来 … … ”面对这样的文靖,文可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在一旁安静地陪着文靖,她知道,依照之前模拟考的成绩,一本的线文靖是轻松可以达到的 … …“ 虽然能出去读书,但为什么我还是那么不甘心呢? ”见文可没有回答,文靖继续说道。




“ 算了,别想那么多了……”文可拍拍文靖的肩膀。文靖最后还是考上了东北的一所大学,虽然不是重点,但口碑还是不错的。文靖的父母在文靖那次大哭后也没说她,收到录取通知书后为了安慰文靖,还和她去必胜客好好吃了一顿。而文可在那天之后就没再找过文靖,直到文靖在临走时主动找上门来,把自己的 PS 寄存在文可家。



“ 替我好好保管它哦! ”作为成天在试卷中生活的高中生来说,大学生活是多么得妙不可言,但作为本地人来说,文可的大学生活其实就是没有家庭作业和各种补习班的高中生活加强版。除了上课就是放学回家吃饭打游戏与文靖煲电话粥睡



觉。
文靖刚去东北的第一个学期,几乎每天都要和文可聊电话,毕竟大姑娘第一次出远门,同住宿舍的都是东三省的,就她一个南方人,而且三个人从来只关心穿着打扮,自然和一心扑在游戏里的文靖聊不到一起。百无聊赖,文靖只能花重金打长途和文可聊天打发无聊的时间。



2000 年的时候虽然被誉为互联网的冬天,但对于刚脱离高中生活的文靖文可来说,大学生活正是互联网萌芽发展的时期,加上校区网吧鳞次栉比,两个人的交流重心也逐步转移到了互联网上,赶时髦地注册了一堆邮箱和 IM 通讯工具,拼命在各个聊天室、论坛出没,一时间在虚拟的网络世界找到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一群人窝在自己创建的小论坛里聊得不亦乐乎。




文可有时觉得,那段时间可以说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虽然这样的快乐是以 3 元 / 小时来计算的,不过其中的非凡乐趣却是后面的日子所无法媲美的。对初尝了互联网的甜头的两人来说,那时电脑是最迫切渴求的东西。因为文靖一个人跑去东北,生怕女儿胡来的文靖父母一听到女儿想要电脑便马上汇了一笔钱过去,但对于文可来说,电脑却那么地可遇不可求 ,文可的父亲一听一不能吃不能穿的破机器居然要 1 万多,马上和文可的母亲一起打消了购买的点头,反倒是劝女儿全心全意好好学习。




文可虽然很郁闷,但一点办法也没有,毕竟钱是不是自己赚的。去网络上和刚买了电脑的文靖抱怨,文靖也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 “知足吧你,你爸不是直接给你买了台 PS2嘛。现在你是贵族阶级!我可是还在用着 GBC 啊 … … ”




文可一想,觉得有理,也就乐滋滋地沉浸在次世代游戏的华丽画面中,偶尔上线和文靖炫耀下。




大学的时光总是能在混沌中过得很快,虽然文可觉得自己根本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事情,但转眼之间她已经从懵懂的大一新生混成了大四毕业生。其中也发生过诸如补考奖学金英语四级考试这样的小波澜,但总体来说,文可的大学四年可谓是平淡得有点索然无味。这让她非常羨慕在外地读书的文靖,文靖的四年可谓过得丰富多彩,除了和文可聊天玩游戏外,因为住宿的关系认识了不少朋友,大二那年的黄金周还邀约一起去了不少地方旅游。文靖也很喜欢在和文可聊天的时候讲述她的学校住宿生活,比如中文系的谁谁谁为了一个女生和外校打架打得进了医院;宿舍里的女生在生日的时候收到不知道谁送来的玫瑰花,却被舍监扣压了下来等等 … …




听得文可心里痒痒的,恨不得也出去混个几年体验下宿舍生活。



但好日子总有到头的时间,大三一过,濒临毕业的大四学生们人人自危,都在为了找工作不停奔波。老师们也很理解地基本上不对学生的考评做任何要求,反而积极地让学生利用在校时间寻找各种工作机会,增加自己学校的毕业生就业率。但这样的大环境丝毫没有影响到享受高中升级版的文可。




即使父母再三催促,每天三点一线的文可似乎还没感受到生存的危机 ,依然每天上学上网玩游戏吃饭睡觉和文靖网聊。直到有一天和文靖聊天的时候, “ 就业”的压力才逐渐爬上了心头。




“ 你找到工作没? ” 文靖在 QQ上忽然问文可,文可愣了下,如实回答文靖说没有。




“ 我投了几家公司,不过貌似希望不是很大 … … ”“你学的国际贸易应该很好找工作吧 ? ”




“读了国际贸易又不代表自己成了 CEO ,而且我对国际贸易没什么兴趣 。”




“ 那你想做什么? ”




“ 当然和你一样想做编辑,可惜当初我是理科,没办法到中文系 。”




“但是中文系的人也不一定能做编辑啊 … … ”




“ 现在专业对口很重要的,实习经验也很重要!你给杂志投过稿,也登过,这就是优势! ”




“ 可是要做编辑似乎很难,除了编辑,你打算做什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