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谈日志>>小说>你还会想起三叔吗(十四)

你还会想起三叔吗(十四)

大路 小说 2023-10-17 349

我的遗嘱-初回限定版
(同捆 BONUS AWARD)
栾东著
我猜,你应该是老庞,或者是老熊吧。不是也不要紧,不管你是谁,能打开这个文档,应该都会知道我的一些故事吧。
如果你不认识我,不知道我是谁,请你将这份文档交给 Cosdream 公司的网络组高层,谢谢,我在天之灵(虽然现在法力还很弱)会保佑你的。最好交给庞万里,赵蕾也行,给赵明林也行,我当年把他气坏了,不过他现在想打我也打不着了?




下面我就假定这篇文档的读者是老熊啦,我跟他最熟。
我本来不想写这份限定版遗嘱的,我本来打算把这个秘密带到地下的,可是后来想想,还是写出来吧 —你们冤枉了夏萱。



因为,嘿嘿,那件事是我干的。




具体过程、技术细节、还有一些可以证明此事的视频资料,你可以在这里看到:http://www.hddcn.net/items/3r duncle.rar那帮傻瓜们注意到我留下的表了,那是我开的玩笑。三叔是我在网游里面的 ID 之一,这个表一共 70 行, MemDate 那一列的日期分别对应这个 ID到达 1 一 70 级的时间,比如,前 13 行的时间是同一天,这样都不能让他们想到去《魔兽世界》里抓我,那帮人也太笨了。他们动不动就攻击我们,欺负我们蜀中无人么,哼哼。




我做这件事,是为了让 Cosdream 以后过得舒服一点,老庞也可以清闲一段,不用那么辛苦了,可以多陪一陪朱颖。而且,显而易见的,我不怕后果 — 他们现在还能把我怎么样?我奇怪的是,那个叫夏萱的女孩为什么要承认事情是她做的。我非常好奇,所以就去了一趟北京,见了她一面。



有个叫胡斌的男孩接我去和夏萱见面,不过他们俩都不知道我是谁,来自哪里。我避开胡斌,和夏萱简短谈了几句,原来她喜欢庞万里,我喜欢朱颖 ………. 这个世界太坏了 …….她甘愿坐牢,来躲避对最爱的人的思念,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傻的女孩。我以为我自杀已经很傻了一 但是活着实在太没劲,老熊,你跟我说过,如果死都不怕了,为什么不用自己的生命去做点好事帮助别人,你那天跟我谈了三个小时,这个建议是最打动我的,但我晚上回去,又想到我妈教我英语时说过的一句话: How can you help people when your heart is filled with sorrow? 我想你能理解吧 … …




我跟夏萱说: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因为你正在替我背黑锅。我把那个链接告诉她,我说:只要把这个链接公开,就可以证明你是清白的了。她说:谢谢你,不过我不想出去。请你也别帮倒忙。




我问你一件事,你 玩 《魔兽世界》吗?我说:哈哈,你真是个聪明的女孩,是不是你也进了他们的服务器,看到我留下的表?她点点头,又问:你为什么要给你的角色起名叫 ‘ 三叔 ’ ?我说我有各种叔的 ID ,二叔四叔六叔的,只是觉得好玩,选的都是大叔模样的角色。她苦笑,我问她笑什么,她说:没什么。




我问她为什么明明可以洗清冤情却宁愿蹲监狱,她说:我爱庞万里,我不想跟其他的男人鬼混,可我管不住我自己,我还有另一面,想去放纵、想堕落、想折磨自己,被关起来应该会好很多吧。还有,我要体验一下为了最爱的人坐牟的滋味。我说:体验一下? 一下是多久?你可能会被判无期的。她说:我要坐十年牢,再公开那个链接。




我说:十年以后那个链接就失效了,我马上就要死了,那个空间我只续交了五年的费用。她说:那就坐一辈子牢吧。谢谢你的好心,但是请你尊重我的愿望。我看着她,心里想我到底该怎么办呢……过了一会儿,她问我:你为什么快要死了?我说:因为我要自杀,活着太不爽了一 你是不知道。




她凝视着我,并没有问我为什么要自杀,而我呢,我也从她的眼睛里看到她的坚定,我还看到她心里的悲伤,她宁愿被冤枉,宁愿坐牢,也不愿意面对现实,她的心意,跟我对朱颖差不多 也 许,在狱墙里面没有自由的生活可以治疗这种悲?我打算尊重她的决定。




我跟她说:好吧,你可别后悔一 或者,五年之内后悔还来得及。然后我就回来了。




可是回来之后,我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写下来,把文档加密,并且安排了这个获得密码的机会。要是这个文档有缘分被打开,而且时间在 2013 年 1 月之前,还是请你用我提供的证据把夏萱救出来吧,坐牢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




对了,如果你们打开这个文档的时间足够早,那个压缩包里还有点东西能用上,是我负责的一部分网站内容,我把一部分代码注解掉了,替换回来,网站运行效率会提升至少 2 倍。让庞万里偷着乐吧。




好 ,最后 作 为 打 开 这 份 文 档 的 BONUSAWARD ,再说说我自己的一些事吧。
老熊,你上次写小说,问我的故事,我现在讲给你。




事实是,我也不知道我妈去哪了。




我给她留了 Cosdream 的联系方式,你们将来会把我的公开版本的遗嘱给她看吧。
我妈是个英语老师,我跟她的姓。在我出生之前,我爸就不见了。我妈说,她差点就决定不要我了,后来还是把我生了下来,因为这事,我的姥姥和姥爷差点把我妈赶出家门。我一岁半的时候,我妈带着我离幵姥姥家,她是一个人把我养大的。我妈不停地带我搬家,不知道是要寻找什么,还是要躲避什么。




关于我爸爸,我知道得很少,听说他和朱颖一样也是学音乐的。我爸离开我妈,是因为他爱上了别的女人,我妈开始很伤心,后来也没再怪他。我爸和我妈就在一起待了一年,我妈经常跟我说那一年里发生的小事,我爸教我妈认乐谱,带我妈去山上摘杏子,还给被批斗的姥爷送过饭,妈妈从来都没忘记过每一个细节。我妈只讲我爸的优点,她想让我将来变成我爸的样子,只是,千万别做对不起女孩子的事情。




我妈的期待,对我来说,挺难实现的。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也不知道我爸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也许他是个坏人,只是我妈喜欢他?我这么说是有依据的,因为我妈后来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我爸进了监狱,罪名是贩毒。




从那以后,我妈就没再跟我提起过我爸,从那以后,我妈就老得越来越怏。我大学毕业 ,到深圳找工作 ,你招我来Cosdream 当程序员,签了三年合同。我妈看我工作已经稳定,就自己走了,说是要出去散散心,她还说我爸过几年就会被放出来,她想找到我爸。我妈临走的时候说,她想我的时候会联系我。每逢端午、中秋、重阳之类的节日,我妈都会打电话给我。不过,今年春节,她一定很失望吧……写到这儿,我也很难过。




不知道我爸现在出狱没有,不知道我妈找到他没有。反正你读到这里的时候,我会托梦给我爸,让他去看看我妈,他要是不去,我就天天在梦里烦他。




凭我的本事,吃穿是不愁的。我曾经很想做一番事业,让自己配得上朱颖,我曾经制定了一个很大的计划,可惜没来得及实现。我所有的才智( 嘿嘿,见笑),我所有的能力(当然是计算机方面),都是为我爱的人准备的;我努力的全部意义,也是为她 — 可是这个人却注定不属于我了。



真是倒霉啊。




本以为时间可以让我淡忘这一切,可是我发现我忘不掉。




我做了一个试验。




用 X 轴表示时间, Y 轴表示思念,在 X 轴上取相隔三个月的两点,我仔细考量,发现 Y 的值完全相等,这是不是说明,我对朱颖的思念,斜率是零呢?没错,时间什么也改变不了,这辈子,只能按下 RESET 。




之前,公司里还有一个女孩喜欢我,你看了我的收件箱,现在应该知道我不是吹牛吧。




她先辞职了,她的离开让我感悟到,世界上可能并没有艺术家们所谓的爱情,一切的一切,都是选择 — 爱无非是一种条件选择关系,它类似下面这个 SQL 语句:
SELECT *
FROM People_around_me
WHERE Whatjheyjookjike = Myjavorite
AND What_l_look_like = Their_favorite
仅此而已。
可就是这个语句,折腾得大家都生不如死。喜欢你的,你看不上;你能看上的,又得不到。寻找爱情就是一个漫长的 Match 过程,最后能折中,就算是找到了所谓的归宿,否则,就一直漂泊。




我们都不是世界的中心。没人规定我们活着二就必须取得某种成功;没人规定我们喜欢谁,谁就要嫁给我们。糊 服 - 群N P C ,贼的主角根本不认识我们。谁是栾东?手上可有关键道具?




翻攻略本也不会注意这个人名吧,姓都不知道怎么读。可上帝设计了这个剧本,咱们只能演,也没办法反抗啊。现在,一个 NPC 死了,几个相关的NPC 会按照剧本上写的,悲伤一下吧,而主角才不会注意这个无聊的剧情,或者咱们还在演着,他就按圈键跳过了 … … 我猜,男主角和女主角应该是一对情侣。




在世界上所有的故事里,在每一对情侣的背后,总有那么多人黯然离开。我得不到朱颖,我妈找不到我爸,夏萱忘不了庞万里,老熊你也没和郁静在一起 — 说到郁静,我还记得你写过关于她的那篇色情小说,呵呵。我知道你爱她,虽然你写文章也不老实承认,你是因为伤心才离开 Cosdream的,别人不知道你,但我知道你的野心,你要是不走,赵姐根本不可能坐到你原来的位置上,你要是不走,按公司今年的收益分红,你应该也能买车买房在深圳安家了。




老熊,你还在努力改变生活吗?我觉得,我们被生活俘虏,就像电子被质子俘虏,我们逃不出身边的概率云,这叫做命运。




人,大概永远也得不到最爱的东西吧,也许上天就是这样骗我们继续活下去。可能有一天,世界会原谅我的无知 — 可是,我却不想等到这一天啦!
好,就写到这儿。几十年后,咱们在另一个世



界见,到时候我混熟了,带你们周游阴曹地府。我先走一步。



栾东
2008 年 1 月 24 日星期四







熊若明刚好读完最后一句,赵蕾拎着晚餐和水
果,朝熊若明走了过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