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谈日志>>小说>以后会想起三叔吗(八)

以后会想起三叔吗(八)

大路 小说 2023-10-17 284

1 月 17 日,周四。




三叔去世一周了,爸爸外出执行公务,妈妈和夏萱一起带着三叔的骨灰盒回到湖南老家,把三叔的骨灰撒在了家乡的山上。三叔是在那座小山下的医院里出生的,一辈子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如今变成轻飘飘的灰烬,又回到了故乡。




三叔没有成家,没有遗嘱,也没有任何可供分配的财产,人走了就什么也不剩下了。回程的飞机上,妈妈问夏萱:萱萱,你以后会想起三叔吗?夏萱说不知道,也许会吧。




妈妈沉默不语,直到空姐来分发简易晚餐和水果,夏萱忍不住开口了。




“ 妈 … … 你是不是 … … 喜欢三叔? ”




“ 傻丫头 … … 为什么这么问? ” 妈妈失笑道, “ 是不是你爸跟你说什么了? ”




“ 我知道的,女人要是喜欢一个男人,不管他做什么,她都会爱他。 ” 夏萱心想,妈妈的性格原来和自己这么接近,难道……难道妈妈嫁给了爸爸,却爱着三叔?




“ 你呀,什么也不懂,就会胡说 。”




“ 妈 … … 人家其实什么都懂的……三叔到底帮过咱家什么忙啊,你们干嘛不告诉我呢? ”




“ 告诉你 … … 也行,不说出来,压在我心里挺难受的。 ” 妈妈看着夏萱说: “你真想知道吗? ”




“ 嗯。 ” 夏萱下决心说: “ 我想知道 。”




妈妈吃了一块蛋糕,喝了两口橙汁,静下心来,一边回忆,一边对夏萱说 —我刚毕业的时候,跟你现在差不多大,我被分配到你爸爸他们那个县的中学教语文,你三叔呢他是学音乐出身的,拿着学院的介绍信,来应聘学校的音乐老师,结果不知道为什么没被聘上,可能是他那时候油嘴滑舌,校长不喜欢吧。我是先认识你三叔,后来才认识你爸爸的。




你三叔那时候风流成性/见到谁家姑娘都想染指,他有一回到学校来,跟我说喜欢我,我就没当回事。结果有一天我下班,你三叔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一台钢琴,在学校正门口等我。我在批学生的作文,晚下班了两个小时,他就在那儿等了两个小时,等我走出来,校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围得都是人。你三叔站在钢琴上,看我过来,马上把我叫过去,在那儿弹了一曲,然后当着那么多人,向我求婚,我这才知道他是要来真的。你想那是什么年代,那时候,哪有人像他那样胡闹的,我害羞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根本没心思听他弹的是什么,他那天弹完,也就几分钟吧,我看他停下来,什么都没说就走了。留下你三叔自己和一群围观的人在那儿。




第二天,他又来找我,笑嘻嘻的,问我同意不同意。这事儿在学校都传开了,连学生们都开我的玩笑。我跟他说,给我点时间考虑吧。可是啊,我回去,考虑了一个星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法说服自己喜欢他,就是没有那种感觉。后来,我就跟他明说,拒绝了他。




你三叔呢,被我拒绝之后,倒也没怎么,还是老样子,见到漂亮姑娘就调戏两句,我看他挺好的也就放心了。




结果没过多久,他又来找我,说:我知道了,你不喜欢我这种风格的男人,但是通过我这么多时间的观察,我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我二哥,是个光荣的人民警察,人长得那是仪表堂堂,性格也符合你的要求,我把我二哥介绍给你吧。我当时就说:你这人不是犯混么?我凭什么喜欢你二哥啊?我最讨厌的就是警察!你三叔说:我知道你现在嘴上这么说,心里欢喜着呢。要不这样,你跟我去看看我二哥,你要是真不喜欢他,我当然不强求你,但万一你喜欢呢 ……..




其实啊,我那时候确实是做过梦,嫁给一个英俊的警察,呵呵,不知道怎么被你三叔看穿的。我当时是死不承认,不跟你三叔走。你三叔说:那我过几天再来找你。




后来他又来了两次,我磨不过他,就跟他去看了你爸爸。




我跟你三叔去的时候,你爸爸正在训练警卫,我看到的是个背影,等你爸爸转过来,我一看,当时心里一热,我就知道我会喜欢上他。不过我嘴上说的还是不喜欢,你三叔哈哈大笑,说:什么不喜欢啊,看你脸都红了,你跟我说话的时候,从来就没脸红过,那天我弹琴看到你脸红,还以为是你喜欢我,后来才想明白是因为人太多了你害羞。我当时瞪着你三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三叔说:你俩的事儿,包在我身上!




接下来呢,他就开始为我和你爸爸制造机会见面,你爸也挺喜欢我,我们俩一回生二回熟,最后,我跟你爸爸在树林子里私定终身,说的话,都被你三叔偷听去了。




我嫁给你爸爸之后,两家都没有积蓄,你爸是个最普通的警察,不会来事儿,晋升什么的从来跟他没关系,我教书,也只能拿死工资。你大伯少年夭折,你三叔还是游手好闲,背着个吉他,到处晃悠,也没正经工作,你爷爷和姥爷身体都不好,我跟你爸俩挣的钱要拿出一部分养老人,所以我们那时候日子过得叮当响,你出生以后,生活就更拮据了。




家里没钱,你爸的脾气越来越坏,有一回我失手打碎一个碗,你爸抱怨了一个晚上,我哄着你睡觉,坐在凳子上淌眼泪,那天你三叔也在,他看不下去了,就起来说:哥,嫂子,你们别急,我出去看看,应该能挣点钱回来。




你三叔这次说到做到,离开了两年,说是在外面做生意,不时给咱们家寄来点钱,好几次解了燃眉之急。




你 6 岁的时候,一个挺偶然的机会,你爸带你去公安局玩,发现你对电脑特别感兴趣,你抱着电脑不撒手,你爸把你拽回来,你哭得那个凶啊 … …后来有空你爸就带你去他们单位,让你玩电脑。再后来发现你有点这方面的天赋,我跟你爸都挺高兴,可是那时候电脑多贵啊,家里拿不出钱给你买电脑。这事儿被你三叔知道了,他第二天就买了一台电脑给你。你爸挺吃惊,后来你三叔又经常给你买一些电脑配件、软件什么的,你是玩得不亦乐乎。




你爸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你三叔哪来那么多钱?后来有一次,你爸跟着你三叔去谈什么生意,才发现你三叔在贩毒。他们大吵了一架,你爸那次没抓他。




从那以后,你三叔给咱们家的钱,你爸就一分也不让动,都原封退给你三叔了。祸不单行,你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你不会忘吧,那次你从滑梯上摔下来,把右眼摔斜了。




我跟你爸,抱着你哭了好几天,你爷爷奶奶跟着急得团团转,也没办法啊,我们把家里的积蓄都拿出来,想带你到北京看病。为了省钱,我们只买了一张卧铺票让你睡,我在卧铺车厢陪着你,你爸挤硬座。那时候正是春运高峰期,二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你爸给挤得动不了地方,憋得大小便失禁,



1结果咱们一家到了北京,先去给你爸做了膀胱手术,钱花了一多半。你爸窝火得,在北京是一病不起,我赶紧打电话找到你三叔。你三叔拿了钱,坐飞机赶到北京,找了当时最好的一家在眼科医院,给你做了眼矫正手术。




你三叔看到咱家这个样子,执你爸谈了一晚上话。




你三叔问你爸爸,为了你能有个好的成长环境,他这当爹的,到底愿意付出什么。你爸说,他看开了,当个穷警察,连老婆孩子都养不活,窝囊透了,你爸说:老三,为了女儿别再受罪,我什么都愿意干,我跟你一起贩毒吧。你三叔说:我怎么会拉你下水,你不但不用贩毒,还可以立功拿奖。你爸问,这话什么意思?后来他们俩就开始商量。他们商量的什么,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单位统一给外勤警员买了保险,你三叔和你爸研究了很久,发 现 “ 十指任一指节缺失”的赔偿额挺高,就策划了一次抓捕行动。你三叔带了一队人,故意让你爸逮住,你爸故意让那些人砍断了手指,你三叔因此蹲了一年牢,你爸拿到了保险赔偿。有了那笔钱,家里一下就宽松多了,可你爸毕竟丢了半截手指,我当时恨过你三叔一段时间。这事儿那时候只有你爸和你三叔两个人知道,我虽然有点怀疑但也不确定,你爷爷奶奶都给蒙在鼓里。




因为这个事儿,你爷爷气得这辈子第一次打了你三叔一个耳光,回家把你三叔那几件乐器都砸了,那时候你还在你爷爷家,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如果说事情到此为止,那你爸也没什么太对不起你三叔的地方,可事情偏偏要一发而不可收拾。




你三叔出狱以后,本打算洗手不干了,可是你爸恰好遇到一个升迁到北京的机会,就差一件能让领导注意到你爸的大案子。




你爸找了你三叔,让他做卧底。你三叔想了两天,回来问你爸:要搞定多大的案子,才能保证你升迁到北京?你爸大概说了,你三叔就对你爸说:二哥,我不想出卖朋友,但是也不能不帮你,我答应你的要求,但我不当卧底,我也会参与作案,你要有本事,就连我一起抓了吧。




你爸坚决不同意,说:老三,你疯了吧?你三叔笑着走了,接着他居然就背着你爸联络了一次大买卖,最后他把交货的时间地点、参与作案的各级别接头人都差人告诉了你爸。你爸得到情报,就开始犹豫,抓,还是不抓?如果抓了,自己的亲兄弟这次就不是三五年能出得来了;如果不抓,身为一个执法人员问心不安,而且这次升迁的机会也就泡了汤 … …
你爸把这件事,连同之前三叔的所作所为,都





跟我讲了,要我拿主意。我说:你自己决定吧。




你爸想了一晚上,决定带队行动。那次算是破了一个特大的贩毒案,省里都知道了。




事后你爸竭力为你三叔辩护,说你三叔是他安排的卧底,可是你三叔坚决否认通知过你爸交货时间地点,倒是其他犯人抖出你三叔不少老底,你三叔一概承认,结果 … … 他就这样被判了十年刑 … …你三叔坐上囚车离开的那天,我和你爸带着你去给他送行。



你爸问你三叔:老三,我只想问你一句,为什么?你三叔没回答,对咱们说:以后你们
一家好好过吧。



你三叔戴着手铐,想摸你的头,你闪开不让他摸,他就问你:萱萱,以后你长大了,还会不会记得三叔啊?你说,呸,谁会记得你,大坏蛋。你还朝他瞪眼睛。




你三叔转过头,他转过去,两个武警押着他,准备上囚车,他转过去,站稳了,才迈开腿往囚车那儿走。车门一关,你爸就蹲在地上嚎啕大哭,我拉都拉不起来他。




那一晚上,你爸像是老了十年。后来他们局长把升迁机会给了他,还发了他一笔奖金,过了两个月,咱们一家就搬到了北京。再后来,提起三叔,你爸好像有点神志不正常,经常念叨:老三是咎由自取……不是我害了他。呵呵,他这么说,我也只能坐在他旁边,陪着
他,不知道能说什么 … …妈妈说到这里,转过头看了看夏萱。




夏萱眼里闪着泪花,喃喃地说: “ 三叔……对不起 … … 我不知道 … … ”




“ 我有一次去监狱看你三叔,他跟我说,在我之前,他喜欢过一个江西的英语老师,叫栾芳,栾是个挺少见的姓啊,他离开之前,那英语老师已经有孕在身,也不知道有没有把孩子生下来,要是生下来了,现在应该比你大几岁吧……你三叔说这辈子爱过两个老师,值了,虽然哪个都没嫁给他。他当年临走,还给那英语老师肚里的孩子起了个名字,叫夏冬,因为孩子应该会在那年冬天出生,他说我要是碰到叫这个名字的孩子,比萱萱大几岁
的,没准就是他的儿子。你三叔那天感叹,事到如今,他还真挺想念那个栾芳,后来再打听,栾芳已经不在那个学校教书了,去哪了不得而知,也不知道她们娘儿俩现在过得好不好 — 可话又说回来,孩子有没有生下来都是未知之数,就算生下来了,这么大的世界,哪里能碰得到 … … ”




“ 夏冬 … … 我应该叫哥哥呢,还是叫姐姐呢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