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终总结

2016年终总结

我双手拷在背后,瘫坐在椅子上,抬头灯光有点晃眼,毕竟狭小的房间里,也不能要求太多。

“别装傻,说你呐,听见没有!”说完还狠狠的锤了桌子一下,把人吓得不轻 。

对面坐着俩人,这儿好像是审讯室,他们好像让我承认什么,承认什么来着,我有点记不起来了。

“您好好说话配合我们行吗?请问你的名字是?”另外一个人倒是很平静。这样的把戏相当熟悉,一个红脸,一个黑脸。

“上面不是鞋着吗。”大概是有些无所谓了,也大概是呆的时间久了,我回答的时候开始口齿不清起来,我在这呆了多久来着。

“请好好配合我们的调查,不然…”平静的男子突然威胁我起来,他拿笔杆子斜着一挥,好像暗示着什么。

我本来不想说下去,不能就这样承认自己怂了,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颓然的蔑了蔑嘴,答到,“梁大路”。

是的,我叫梁大路,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普通青年。

“性别?”

“男”这个大概是整个流程里最愚蠢的问题了。

“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儿吗?”

“知道,反人类繁衍法”。啊啊,大概就是这件事吧。在遥远的二十一世纪,纪律严明,法律完善,凡是即将到二十五岁还是处男的人,将会被逮捕,二十五岁那天拉去集中销毁。在此之前,意思大概是即将到达的岁数之前的逮捕时,还会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云云。

是的,如你所见,我,梁大路,临近二十五岁,未婚,处男,严重违反了反人类繁衍法,即将在我25岁生日那天被销毁。

那末,在被销毁之前,回忆一下近两年的事情。

今儿个是16年年尾了,也是我毕业一年多,工作满打满算也有两年了,琐屑的事杂七杂八说不完整,照着散文的说法就是记忆像串不成链儿的珍珠。就从我还在学校说起罢,两年前还在学校的时候,天天蹲图书馆,然后上Q更各种人吹牛打屁,一开始是玩mhol,后来进入了某个技术群,在此我的三观得到了升华。是的,三观,世界观,人生观和性爱观。印象最深刻的是性药。觉得是时候大概说说他们了。

性药此人,一开始遇到是惊艳的,可以说是我三观哲学的指明灯,虽然后来我创立教派之后他很谦虚的不让我喊先师,很是遗憾。但是他的哲学思想和地位在我心中那么鲜明出众。我要勇敢的做一个高贵优雅的处男,并且坚持到下个世纪,处男万岁!

再次是12司机,meta,这两人在我心里地位很高,都是大拿级别的,因为我不会c++,我一直觉得指针是高手玩的,当年我学的时候根本玩不溜。各种画图,各种算法,什么打印机,云里雾里。不过同样的,前者喜欢女票,后者喜欢约炮,前者后来打游戏去了,后者则越来越稳。

无天,伯爵,佛祖是跟12似的人物,这几个人一度让我对女票产生了无比渴望的想法,但是随着我教思维的稳固,渐渐觉得那不是正确的,这其中思想转变非常大,说不清楚。伯爵是个海归,做vr的,技术了得,不仅炮,而且明年也要结婚了。接触不多,很是可惜。

猫J,蛋侠,先知,猫J女装超骚,c++技术很棒,虽然他一直宣称自己没入门,金融知识丰富。蛋侠专精linux,php,python,养猫,一直帮助我这个菜鸟解决各种煞笔问题。先知专业全栈,刚买房,在一开始帮助我入行非常大,但是后期对我不闻不问。他们的技术都很好。

还有河神,然然,辣鸡王,咸鱼王,技秃,饼干……各类肥宅,人太多了,数不清楚……

介绍完了人,说说总结了两年里头发生了什么,没毕业的时候,去了一家超棒的电商公司,氛围超喜欢,工资虽然一般,但是学习到的东西是我至今觉得最为规范的,但是家里有事,所以两个月弃坑。

中间没事干了去数字某城网,也算是见识了吧,那种氛围更传销一样,与其说热烈倒不如说我没法适应,虽然我只是去修电脑的。没去久,辞了。

快毕业的时候,去了一家自称是老牌的软件开发公司,进去之后,门阀耸立,思维僵化,用的是传统的开发方式,老旧的delphi6,512内存的xp,每天还要做操,每个月长跑,受不了这种公司,最后辞了,想想自己是不是有点娇气。

现在在这家公司,一开始感觉良好,后来觉得吧,高层的思维就是风,之前说的后面就是屁,你对他们当面说了,他们还会说跟不上他们的思维,这家公司待的最久了,但是学的东西不算多,比较轻松,但是管理上真的无解,中高层各种博弈,马屁,恶心到了极点。当然也有很多很有趣的同事。

写到这里觉得有点虎头蛇尾,白瞎了开头,到后面纯粹的罗嗦,抱怨了,但是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2016,就这样罢。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