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会想起三叔吗(九)

1 月 18 日,周五。


门铃响起来之前,栾东正在脑子里默念自己的策划方案。在这个下午,他将面临今生最后一次和喜爱的女孩见面。


方案是这样的 —

他打算用 1 个小时的时间向朱颖演示 PS3 游戏并邀请朱颖亲自试玩,务必确保朱颖将来喜欢这台主机而不是任天堂的 Wii ; 接下来献上自己的礼物 — 卡西欧数码钢琴 PX- 720 ,请朱颖在上面弹奏一首肖邦的夜曲,朱颖弹奏的时候,栾东将站在她身后往眼睛里挤两滴辣椒油,务求朱颖一曲弹罢回过头时看到自己泪流满面,栾东已经确认屋里没有任何可擦脸的毛巾或者哪怕一张能利用的纸片,如此一来,朱颖势必掏出她自己的手帕给栾东擦泪,这手帕自己就收下了;随后,栾东将会和朱颖一起谈一谈人生的大道理 — 发言稿名为《生活是一坨屎》,栾东一个月之前就打好了草稿,背得滚瓜烂熟;接下来,视朱颖的感动程度,栾东将邀请朱颖到阳台上和自己并肩站一会儿,或者一起坐在数码钢琴的前方让她教自己认键位,这两个分支都只有一个目的:靠近朱颖,好好闻一闻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身上动人的香味—当然,这件事也可以在她醉心某个游戏的时候偷偷做;再接下来,栾东将邀请朱颖跟自己合影,背景是 PS3 和电视,屏幕上将显示《未知海域:德雷克船长的宝藏》的潜艇一景 — 早先他还梦想让朱颖看着自己打完这个游戏 — 这副画面将由索尼的 DSC-T200 以 10 秒倒计时自动拍摄的方式记录下来,相片明天洗出来,是留着自己临终时揣在怀里用的;最后,陪她下楼,放她回家。


其实栾东自己也知道,这是个很烂的策划,但他已经想不出更好的方案了。栾东这半辈子,除了计算机、电子游戏、数码产品和这一个女孩,别的什么都没喜欢过。


栾东这个家伙,其实对爱情毫无经验,对生活一无所知,却经常故作深沉,遇事又只会在他的博客和游人小说里意淫,没胆子面对现实。难道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读者和同事会因此而更加看不起他?难道他从来不觉得自己行为有什么问题?难道他什么都明白却没勇气改变还故意在这篇文章里胡扯?这我就不清楚了 … …


算了,闲话休提,现在门铃响了起来。


栾东打开宿舍的门,身穿清秀的白色冬装和黑色长筒靴的朱颖出现在门口,朝他微微一笑。

这娇艳的笑容美丽得让栾东一阵眩晕,连 “请进 ” 都忘了说。


“ 不想让我进去吗?“

“ 啊 … … 那不是 … … 你 … … 进来吧 … … ”


栾东带着朱颖走进他的书房,里面横七竖八摆着四台电脑,各自都点亮着显示器,另有 1 台平板电视和 1 台 PS3 ,电视上显示着 PS3 的 XMB 界面。现在那台卡西欧数码钢琴还没被拆封,放在外面,朱颖没注意到。


“ 你有这么多电脑? ”朱颖看着那些显示器问。


“ 呵呵 ,是啊 ,那个 …… 你在家里用Windows Vista 吗? ” 栾东挠着头问。


“ 嗯?哦 … … 我的笔记本是预装 Vista 的 。”


“ 哦。那个 … … 你喜欢 Vista 吗? ”


“ 嗯?我 … … 喜欢吧,还行。一般。用着不太习惯 。”


“ 嗯,我也喜欢 Vista ,比 X P 改进了很多地方,界面也漂亮。 ” 栾东说, “使用上习惯了就好,实在不舒服你可以关掉 UAC。”


“ 是吗 … … 那你叫我来,就是为了向我推销Windows Vista? ”


“ 啊?那不是,那不是。你先坐吧 — 坐这儿 。”


栾东让朱颖坐在 PS3 前面,自己坐在桌子上。


“ 呃 … … 朱颖,咱们有一年多没说话了吧 … …自从我 … … 找你说 … … 我喜欢你,然后你说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后来我才知道是庞万里 。”


“ 嗯。 ” 朱颖点点头。

“ 你现在 ID 还叫 7A-92-1 么? ”


“ 当然啦,论坛 ID 又不能改 … … ”


“ 呵呵,我不是说我们公司的网站。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还在读高中呢,我也还没大学毕业,你那时候是 popMU 的古典音乐区版主,我看到你的ID 很奇怪,就发短信给你,你还记得吧? ”


“ 嗯 。”


“ 后来看到你发了好多 Cosplay 的相片,我 我 …….. 从 ……….. 那时候开始,我唉算了,不说那些啦。我过两天要辞职离开公司,离开深圳了,所以,就是想请你过来 … … 随便坐坐,待一下午 。”


“ 嗯。是吗?你要去哪? ”


“ 我要去远行,呵呵,以后不回来啦 。”


“ 是吗 … … 那 … … 今天下午咱们就这么坐着?还是有什么游戏玩?你打电话约我的时候不是说有PS3 吗? ”


“ 哦 … … 当然,你前面这个黑的就是 PS3。”

栾东指了指桌上的游戏机。


“ 哦 … … 这么大? ” 朱颖看着 PS3 , “ 比 PS2大多啦 … … ”


“ 性能也强多了。随便玩几个游戏吧 。”

“ 好。你都有什么游戏? ”


于是,栾东开始按照计划为朱颖演示游戏,第一个是 PSN 的下载游戏《橡皮鸭》,这个小游戏的目的是利用控制器的六轴动作感应功能倾斜容器,让水中的橡皮鸭到达指定小漩涡漏出容器。朱颖大赞游戏可爱,还说自己也想买一台 PS3 ,栾东非常欣慰。


可是,当栾东想演示第二款游戏的时候,麻烦来了 :朱颖玩《橡皮鸭》上了瘾,不让栾东换游戏。


“ 这只是个一百多兆的下载游戏,你还没见识到真正的蓝光游戏呢 … … ”


“ 我不要蓝光游戏,就喜欢这个,今天下午就玩这个吧,好可爱 … … 哎?鲨鱼 … … 怎么办……怎么会有鲨鱼 … … ”


“ 啊,用力晃手柄可以把鲨鱼晃翻,肚皮朝上。翻过来的鲨鱼就不会吃掉鸭子了 … … ”


“ 嗯?怎么弄?嘿嘿,我试试看 … … ”

朱颖晃动控制器,鲨鱼是翻过去了,但一串鸭子也跟着从容器边上掉了下去,她急得大叫,又怪栾东骗她,栾东只好为她演示最佳打法,结果一来二去,一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算了,电子游戏就玩到这里吧……栾东心里说。反正这台 PS3 可以留给她,她将来就慢慢玩吧。


朱颖还在乐此不疲,栾东悄悄把数码钢琴拆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琴身搬出来,架在电脑桌上,插好电源,再把声音输出连接到电脑的音箱上,一切准备就绪。


“ 朱颖,别玩啦,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


朱颖回过头,看到电脑桌上的数码钢琴,她放下 PS3 控制器,走过来摸了摸琴。

“ 这个是我临行之前,送你的礼物。知道这是什么吗? ”


“ 不 知 道 吧 … … 这 … … ”


“ 我当然知道这是电钢琴,我是教琴的好不好 … … ”


“ 啊,对对。没错。嗯 … … 我想请你,弹一首肖邦的夜曲 。”


“ 肖邦的夜曲?行啊,你想听哪一首?我也不是都弹过 。”


“ 肖邦有好多夜曲么?周杰伦唱的是哪个? ”


“ 周杰伦 … … 他唱的是他自己编的……拜托 … … ”


“ 哦 … … 我只知道那张专辑,没听过,还以为他是改编肖邦的 … … ”


“ 改编个毛 … … ”


“ 嘿嘿,你这个‘ 毛 ’,是跟庞万里学的吧 …….. ”


“ 嗯 … … 那我给你弹我最喜欢的一首吧,升 F大调夜曲, Nocturnes No.5 in F Sharp MajorOp. 15-20 ”


“ 不懂 … … ”


“ 你听音乐就行啦 。”


“ 行,肯定好听 。”


“ 嗯。你怎么不装琴架 — 踏板呢? ”


“ 啊?什么? ”


“ 踏板 。”


“ 什么踏板?钢琴还有踏板呢?我以为踏板只有风琴才有 。”


“ 呃 … … 我是说,数码钢琴可能没有踏板吧?

”胡说,当然有,这款电钢我们琴行也有人预订,还没到货。我记得是 6000 块左右,金属踏板。这是卡西欧的第三代飘韵系列,最大支持128 复音,不过触键力度的采样好像还是只有三级 。”


“ 啊 … … 啊 … … 是吗,那我去找找 … … ”


不过,奈何老天不做媒,栾东话音刚落,突然停电了。所有的显示器在一瞬间熄灭, PS3 也跟着歇菜,数码钢琴的电源指示灯渐渐暗下去,栾东敲了几下琴键,完全没声音。

“ 这 … … 这 … … ” 栾东呆若木鸡。


朱颖看到栾东失望的样子,不忍道: “ 嗯 … …要不然你来我家里,我屋里有钢琴,可以弹给你听 。”


栾东几乎马上就要答应,但转念一想,到她家里又要看到庞万里,实在太不舒服了,还是 … …算了吧。现在虽然停电,但好歹是跟朱颖单独在一起,再说,他又不是真的想听肖邦的什么升 F 大调夜曲。


“ 唉 … … 要不然 … … 你就陪我坐会儿吧。这个琴我回头打包让快递发给你 。”


“ 你干嘛要送给我?我已经有钢琴啦。再说电钢琴还是没法跟钢琴相比的,初学钢琴的人,还没开始追求触键对应的音色,用电钢琴就比较合适,嗯,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琴还是你留着吧。你想学可以到我们琴行,我不忙的时候可以教你 。”


“ 我已经没机会学钢琴了 … … 这个……到底叫数码钢琴还是电钢琴? ”


“ 我们一般叫电钢琴 。”


“ 嗯 … … 这个电钢琴还是 … … 还是……送给你吧,虽然你说它不如真的钢琴,但是 … … 但是 … …但是它 … … ”


“ 唉 … … 我帮你说吧,电钢琴的好处是可以接耳机,拿它来熟悉谱子,夜里弹奏也不会影响到别人。还有,一般电钢琴都内置了节拍器,特别适合初学的人用 。”


“ 那 … … 那你要吗?我特别给你买的。”栾东可怜巴巴地望着朱颖, “你在家用这个就不会影响庞万里工作了 … … 收下吧。不用你搬,我安排快递发给你。你不是说它有节拍器,适合初学的人用,你可以拿它教庞万里学钢琴 。”


“ 他才不愿意学琴呢 … … ”


“是吗 …….. 对了,你给我讲讲吧,为什么电钢琴不如钢琴好 — 我坐在这儿你不介意吧 … … ”


“ 嗯?你坐吧我当然不介意 。”


栾东大喜,搬了个凳子和朱颖一起坐在电钢琴旁边,终于可以持续闻到朱颖身上的香味,朱颖开始说话,他也没注意。


“… … 这其实是声学和律学的知识,钢琴的一根弦震动,不是在发出一个音,而是以基音为基础的泛音列,包括其他琴弦的共振,才发出钢琴的音效。你压着键盘上的 C 音不要发声,再用力弹奏比这个音低八度的音,你会发觉你压着不发音的音会有轻微的发音;你按着 E 弹 C 和按着 G 弹 C 。虽然都是弹 C 音,但是音色也会不同的。这就是实际的物理共振,电子设备没法模拟,只能采样再播放 。”


“ 那把所有音都采样,现在做不到吗? ”


“ 你怎么可能都采样呢?不同的演奏方法弹同一个音都有不同的效果,踩下踏板和不踩踏板效果又不一样,你对一个音采样,要采多少种音色? ”


“ 统统采集。”栾东根本没听清朱颖在说什么,已经有些飘飘然了。


“ 那怎么可能,再说,钢琴的演奏技法太复杂了,电钢琴很难判断什么情况下播放不同采样的音。比如说,同一个 C ,在钢琴上一种特殊演奏所发出的音色被你采样了,那你能不能保证用同一种演奏技法在电钢琴上也能发出同样效果的音,而不是其它采样的音色? ”


“嗎 …….. 不 ……… 不知道 ……… ”

“ 所以说嘛,真正的钢琴才是 … … 才是 … … ”


“ 王道 。”

“ 嗯嗯。没错 。”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 wangjianjilei

    昵称

  • 取消

    请填写用户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