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会想起三叔吗(一)

一个月前。 1 月 7 日,周一。


在北京,这个寒冷的早上像往常一样令人生厌,夏萱恋恋不舍地从被窝里爬出来,穿上衣服,洗漱一番,来到饭桌前。


不用说,父母还在为三叔的事情吵架,现在,他们俩一个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吸烟,另一个在厨房忙碌,故意把锅碗瓢盆弄得叮当响。如果要夏萱来决定,她会不会去看望三叔呢?也许会吧……她现在已经不怎么记恨三叔了,可身为人民公安的爸爸却反对她和妈妈去看三叔。她搞不清楚父亲在这件事上为什么如此固执,父亲十年前大义灭亲,亲手把为非作歹的三叔抓进监狱,爷爷气得一病不起,没过多久便撒手人寰,奶奶随后也去世了,父亲心里多少总会觉得有点对不起三叔和爷爷奶奶吧,那种感觉,夏萱觉得自己能从父亲的神色里看出来。

‘ 萱萱,赶紧吃了饭去上课,下午请个假,妈妈带你 … … ”

“ 请个屁!给我吃完老实去上学,放了学马上回家! ”


“ 爸, ” 夏萱拿勺子摆弄着荷包蛋,慢条斯理地说: “ 我现在读大学了,周末才能回家,现在是周一。”

“ 我知道!那你就给我老实在学校复习功课。不许乱鼓捣电脑 。”


“ 哦 。 ”


铛的一声,好像是妈妈故意把锅铲摔到了地上。


“ 你搞什么鬼? ” 爸爸把烟从嘴里夹出来,朝着厨房喊。


妈妈从厨房里冲出来,拿一双筷子指着爸爸说: “ 夏宇,老三让你给关了十年 … … ”


“ 屁! ” 爸爸站了起来, “什么叫让我给关了十年?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


“ 好,好,好,他咎由自取,但老三为了咱们这个家,也做过点好事吧?夏宇你扪心自问过没有?现在老三病危 , 说临终前想见萱萱一面,这么个请求,你不答应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当着孩子的面,你告诉我为什么? ”


“ 为什么?老三得的是什么病?你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你以为我愿意这么做?那是我的亲兄弟!自打十几年前,到今天为止,他就 …….. 反正我不想让孩子接近他。这两个月以来,我天天去照顾他,我心里 …….. ”


“ 那是你亲弟弟,你不应该去照顾他? ”


“ 是,是我应该做的,但我不允许你和萱萱去探望他。他想看萱萱,我有一段萱萱暑假的录像可以给他看,这就行了 。”


“ 夏宇,我 … … ” 妈妈欲言又止,对爸爸的决定失望至极。


“ 妈,我现在肚子难受不想吃东西,我一会儿到学校再吃早餐吧。 ” 夏萱打断他们俩, “我要上学去了。你们俩定吧,要决定去看三叔,打我电话吧 。”


“ 好吧,萱萱,路上小心。”妈妈朝夏萱挤出一个微笑。


“ 爸,鸡蛋你吃了吧 。”


“ 你妈早上起那么早给你做饭你又不吃……到学校记得吃点东西再去上课,早餐不吃对身体影响很大 。”


“ 哦 。 ”


夏萱背上书包走出了门。


走进电梯,夏萱心里有点奇怪,怎么妈妈在这件事上如此歇斯底里呢?爸爸也真是多虑,去看一眼又能怎么样,三叔还能在几秒钟里把自己教坏不成?唉,说到做坏事,老爸老妈,你们还不知道女儿的本事呢!


“ 萱萱,我来了,呵呵。”电梯门在一楼一打开,胡斌的笑脸就出现在夏萱眼前。


“ 走吧。 ” 夏萱简短地说。


坐进胡斌的本田雅阁,夏萱轻轻叹了口气。


“ 怎么啦,不高兴? ” 胡斌试探着问。


“ 废话!你见过有女孩做人流之前很高兴的么?”

“ 呃 … … 萱萱,那个是 … … 无痛人流,你放心。”


“ 萱萱,这……这手术咱们是在最好的医院做,你 … … 可千万别告诉你家人啊。尤其是你爸 … … ”


“ 哼。我告诉我爸有什么用?能挽回什么?你老实开车,别多嘴 。”


“ 是是是,你跟大人说,也还是什么都挽回不了 。”


“ 你自己不是大人么?都把本姑娘弄成这样,还装小男孩呢!我要是 … … 我要是……我要是把孩子生下来,你就得当爹了 。”


“ 别别别 … … 萱萱 … … 你可别吓我 。”

“ 你看你 … … 你哪还有一点男子汉的样子,亏你还家财万贯,我怀孕我自己还没发毛呢,你干嘛这么害怕啊?你还……学校的美女都被你睡光了吧。我是第几个? ”


“ 哪有啊,萱萱,你是第一个 。”


“ 那小蓉呢? ”


“ 呃 … … 呵呵,你 … … 你是第二个。呵呵,我跟小蓉的事也给你知道啦 … … 那是很久以前 … … ”

“ 那李萌呢? ”


“ 呃 … … 李萌是吧 … … 在你之前,我就跟她们俩好过,骗你天诛地灭一 萱萱,你穿这么少不冷吗?今天气温又 … … ”


“ 那阿欣呢? ”


“ 萱萱 … … 你 … … 你让我安心开车好吗? ”


“ 哼,胡斌,你上我可以,就是别以为我跟那些女孩一样弱智。你带她们做过人流么? ”


“ 没有没有,萱萱,你是第一个 … … 啊 … …我 … … 我是说 … … ”


“ 行啦,是不是第一个,我也不想知道 。”


“ 萱萱 … … 你 … … 你还想要什么吗?作为 … …补偿,我是说 … … ”


“ 你能给我什么?开你的车吧。驾照的分快被扣光了吧?最近一次是因为什么?违章停车? ”


“ 这 … … 这你也知道 … … ”


“ 我还知道你这次高数不及格 。”


“ 期末考试? ”


“ 你以为呢? ”


“ 不是 … … 不是还没公布分数吗? ”


“ 我需要公布了才知道么? ”


“ 我抄杨雪飞的卷子,不可能不及格 … … ”


“ 他们故意整你呢。你真是个傻瓜 。”


“ 不可能!不可能! ” 胡斌气得脸色铁青。


“ 那你就等着周四公布成绩吧。”夏萱开心地说。


“ 他们要真敢耍我,我找人……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 胡斌恨恨地说。

“ 就凭你? ” 夏萱笑道, “你除了在大家面前吹牛,就是会用下半身欺负女孩子,我真没看出你还有别的什么能耐,其实你也挺可怜的……我问你,一会儿我手术,你敢在旁边看着么?“

“ 我 … … 我 … … 我为什么要在旁边看?”

“唉 …….. ”夏萱摇摇头,按下车窗,不再搭理胡斌。晨风从宽阔的马路上吹进车里,吹动夏萱的长发。


“ 萱萱,我喜欢跟你在一起。”胡斌看了一眼夏萱, “ 在我见过的所有女孩子里,你 … … ”


“ 你要是不喜欢跟我在一起,我也不会怀孕吧。 ” 夏萱不满道。


“ 这个 … … ” 胡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不作声了。


两人来到医院,停车、上楼,因为前一天已经做过检查而且预约了医师,所以今天比较省事,凭病历卡直接就来到手术室外的接待台,医生查看了B 超报告、血检单、尿检单等等单据,问夏萱早上是不是没吃东西也没喝水,又确认了手术方式是全身麻醉,之后开了一张收费单,包括麻醉剂和药剂费用,要夏萱先去付费,然后回来手术。

夏萱把单子递给胡斌,说: “ 喏,你去替我交费吧 。”


“ 呃 … … 我 … … 我不知道去哪交 … … 我 … … ”


“ 你 … … 你你 … … ” 夏萱看着胡斌,气得哭笑不得, “ 唉…“要是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像你这样 … … 我真不如死了算了 … … 我自己去吧 。”


“ 啊,卡给你。”胡斌大悟似的从提包里摸出一张银行卡呈给夏萱, “ 啊,里面还有 16000 块,应该 … … 肯定够了,我听说手术费用都算下来还不到 2000 块呢。密码是你的生日 。”


“ 呸!谁稀罕你的钱,用不着你。我自己有钱! ” 夏萱推开胡斌,气呼呼地往楼梯口走。


“ 别!这个钱我一定要出,萱萱你站住! ”


胡斌赶上来拉住夏萱,把银行卡塞到夏萱手里,夏萱还要甩开胡斌,可是胡斌说什么也不干,硬是要付费,最后夏萱只得屈服,拿着卡去交费了。


交了费,夏萱拿着两袋药回到手术室,胡斌凑上来,想要抱一下。


“ 行了别抱了,进来帮我拿书包 。”


“ 我 … … 我 … … 不敢进去 … … ”


“ 你说什么? ”


“ 我怕进手术室 … … 萱萱 … … 我……不敢进去 … … ”


“ 你……你趴在我身上的时候怎么不说不敢进去? ”


手术室的护士和医生都被夏萱这句话逗笑了,夏萱一阵脸红,咬咬嘴唇说: “ 你回去吧。一会儿完了我自己回学校 。”


“ 不不不,我就在外面等你 。”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 wangjianjilei

    昵称

  • 取消

    请填写用户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