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距离(完)

“ 不 知 道 ,先 看 哪 里 能 要 我吧 ……. “

“ 那你还打不打算回来的? ”


“ 不打算,都已经出来四年了,我现在发现,我们那里真得很闭塞!我想留在这边找工作 … … ”


文可看着文靖发过来的话,久久没有回话,末了,打了个鼓掌的表情回给文靖。


“ 那你打算出来吗? ”见文可没有说话,文靖主动问道。


“ 不知道,如果我在这里找不到工作就去找你混吧 … … ”


“ 没问题! ”当时文靖的问答很坚决,但事实却明显没有如两人希望的那样发展,文靖在东北找工作屡屡碰壁,无论文
靖去了多少招聘会,负责招聘的人一听到文靖是应届毕业生就马上摇头,最后好不容易有一家企业愿意聘用文靖 ,可是上班的第一天她就发现这小企业就五个人运作,于是一怒之下愤而辞职。

图片[1]-两个人的距离

结果就这样折腾到了 8 月份 ,文靖仍然没有在上学的城市找到工作,在 QQ 上不停地找文可抱怨。文可也找过两次工作,结果和文靖差不多,对方才听说文可是应届毕业生就立刻摇头,碰了几次壁后文可也就实在懒得再去遭罪,乖乖呆在家里。父母看文可这样十分着急,但也不敢太过催促,只得偷偷拜托了亲戚朋友帮忙留意周围是否有合适的工作。


在几次拜托后,文可的小叔叔帮忙在一家小广告公司找了份策划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被求职过程吓到的文可想都没想就立刻答应了下来,成功成为了班级里为数不多的工薪阶层。


文可本来想把这件事告诉文靖,但是那段时间文靖一直在为工作奔走,根本不上网,文可自己也觉得不该用自己找到工作的事情刺激求职不成的文靖,于是双方就暂时断了联系。


在就快过国庆节时文可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文可觉得奇怪,不过考虑到有可能是客户的电话,还是接了起来。

“ 女人!我回来了! ”电话那头传来文靖爽朗的笑声。文可一愣,旋即也想到了其中的缘由。

“ 要不要出来聚聚? ”

“ 好啊好啊,我现在在家,你在哪里? ”


“ 我在解放桥,我们去哪见? ”


“ 就在解放桥吧,那里的烧烤我挺怀念的! ”


“ 好,现在 6 点,我们 6 点半在解放桥中间那家喜欢穿波西米亚大花群的老板娘那家店见吧 。”


“ 没问题,到时候见! ”


文可半小时后果然在那家穿波西米亚大花裙的老板娘那家店里等到了文靖,对方还是之前的那种学生气的打扮。文靖告诉文可,她前几天就回来了,她父亲在钢铁厂给她找了份财务的活,目前算是实习,拿的工资虽然不多,但起码安稳,也比较清闲。


然后两人天南地北开始瞎扯,但文可隐约觉得,文靖对于回来靠父亲的关系找到工作这事还是有些不甘心 ,但已经没有之前在东北的那种势在必得的坚决。


如果按照普通人的故事,本该两人就这样在小城市里安分地生活到老 ,但一通电话却让平静地一切掀起了波澜。次年的 3 月份,之前文可投稿的那家杂志社忽然有一天找上门,问文可是否愿意来广州工作,这让一直渴望出去闯荡江湖的文可喜出望
外 ,没有多想当下就答应了对方。

晚上回到家,第一时间兴冲冲地便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母,文可的父母并没有如预料中的那样为女儿能独立找到一份薪水还不错的工作而高兴,反而一个劲劝阻文可不要去。这一盆冷水淋了文可一个透心凉,她气不过又打电话给文靖,希望自己的好朋友能够支持自己,但事实再一次让文可失望 ,从东北回来的文靖不但没有支持文可去广州做动漫杂志编辑,反而和她的父母一样规劝文可放弃打算。


“ 为什么不能去? ”


“外面一个人生活真的很苦…”


“可是你之前不是也想过离开这里?现在机会就在眼前,怎么反而不让我去了呢? ”


“ 你自己想好,外面不是你想的那么好,一个人生活真的非常苦非常累 … … ”


“……”文可握着电话半响没有说话,文靖见她这样生气也不敢再说什么,本来一触即发的气氛忽然沉寂了下来,末了,文可吐了口气 —

“ 其实你是嫉妒吧?嫉妒我能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嫉妒我能出去工作! ? ”


之后也不管文靖的回答,径自关闭了手机。


早上九点,在广州独自生活了已经一年半的文可被一通电话吵醒,本来迷迷糊糊的她一听到电话铃声是《英雄交响曲》后便一个机灵从床上翻了起来,眼睛眨巴半天吊了吊嗓子才敢把电话接起来。


“ 文可,稿子写完没? ”


“ 呃 … … 还差一点,今天之内一定给你 。”


“ 你昨天也说 ‘今 天 一 定 给你 ’ ,还是没给,老大,求求你,快点交稿吧,我也难做啊 。”


“ 这次真的就只差一点了,最后隐藏 BOSS 那弄完就结束了,也就百来字,我下午一点前一定给你好不好? ”文可努力把自己的声音弄得很有活力,希望对方不要听出自己放着稿子不写倒头大睡。

“ 那你先在QQ上把之前的给我,后面的研究我给你空位置来 。”


“ 啊? ”


“ 啊什么啊? !你快上 QQ 把文件给我,今天截稿,你老人家的 10 页攻略还全部都是天窗啊 !”


“ 哦 , 好 的 好 的 , 等 我 上QQo ”


“… … 你是不是在睡觉? ”编辑忽然问了一句,文可立马反射性的进行了反驳

—“ 没有啊,我一直在打BOSS ,头痛死了,等我退出游戏就把文件传给你。”,懒得深究,编辑只留下一句“你给我快点 ” 的呐喊挂上了电话。


文可听到电话里断线的嘟嘟声,又愣了好一会儿才从床上爬起来,顾不上洗脸漱口就爬到电脑面前,把半夜弄好的文本稍微浏览了下,忙不迭地在 QQ 好友列表里找了半天,把注释 为 “ 恐怖大魔王 ” 的好友点开,把文件传输了过去。


“ 还有图片! ”


“ 图片我还要整理一下,你先排文字吧 。

“ 那你快点! ”

不 敢 接 茬 ,文 可 迅 速 关 闭 了Q Q , 叹了口气呆呆地坐在电脑面前。以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就算打过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文可呆了半天决定还是先洗脸漱口把自己弄清醒再继续接着干活。


就在文可刚把脸洗完的时候,电话再次响起,铃声是属于让文可安心的普通 来 电 《 MOMENT 》 ,于是想也没想就接起了电话。


“ 喂?文可嘛?“

“ 嗯? ”


“ 昨天晚上抱歉了,你在广州还好吗? ”


“ 还好……”听出是咋天晚上骚扰自己的文靖,文可只得揉了揉眉头, “ 怎么了? ”


“ 你 8 月份有空吗? ”


“ 应该有吧? ”


“ 那你 8 月份能回来吗? ”


“ 干嘛? ”


“ 我们打算 8 月份结婚 … … ”


“ 那么快? ”


“ 嗯,小猫说早点定下来也好,他的意思也是这样 。”


“… …8 月几号? ”


“ 这个暂时还没定,我就想告诉你一声 。”


“ 哦,我也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空,有空我会提前告诉你的 。”


“ 那好吧……”虽然文靖还想说点什么,但听出对方不耐烦的语气,也只好住了嘴。

自从文可不顾众人的劝阻独自去了广州,两个人聊天的时间就越来越少,原来每个星期两人还会通次电话,后来逐渐演变到半个月才联系一次,半年前除非非常必要,文可基本不会打电话给文靖。而且就算是联系上,也只是把事情说清楚就挂上电话。


就像文可那样,文靖也把这个好朋友当作竞争对手来看,从小到大一直默默地和对方比较。高考的时候文靖的分数没有文可高,但文靖实现了两人的理想 — 离开自幼生长的小城市出外闯荡,让她对在分数上输给文可这点稍微找回了些小安慰。在面对文可的时候不停地和文可吹嘘外面的生活多么美好,以掩饰自己的挫败感。


后来找工作也是,虽然文可没做什么努力,但她确是两人中第一个找到工作的,让一直在外应聘的文靖再次挫败。为了不输给文可,文靖只得选择回到家乡依靠父亲的关系找了份工作。

但最让文靖感到挫败的,是文可在她回到家乡后的半年就离开了这座小城,去实现两人学生时的理想。而在外读了四年大学的自己反而只能局限在这座小城里终其一生。

叹口气,文靖看着自己手里的电话,非常的失落。


“ 刚才口气重了,真羨慕你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新婚愉快,我 8 月份尽量回来。”就在文靖感到空前的悲伤时,文可发了一条短信给她。


“ 文可,其实我更羨慕你,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去那么远的地方工作,不像我,我现在一生都困在这个城市里了 … … ”


“ 呵呵,别这么想,我现在总算明白当初为什么你不让我去广州了,理想,是很累的东西,人还是现实一点比较好 。”


“… … 等真正生活在现实,才能了解理想的珍贵,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总得需要一些付出 。”


“ 唉 ,真是悲哀的围城效应,靠理想生活的我羨慕活在现实社会的你,结果你觉得我这样很好,算了,我还有工作,你婚礼上我们再聊吧 。”


合上手机,文可其实想告诉文靖,自己现在的生活很不好,没有工作没有人陪一个人住在广州狭小的屋子里看不到未来,她非常羨慕文靖一个月能拿 4000 月薪还不用工作得很累,她更羨慕文靖能有一个长得不帅却非常有钱非常爱她的老公,羨慕文靖有一个非常稳定的工作。她想告诉文靖,就算是理想,最后还是得屈服于现实,与其费那么大劲绕那么多弯,还不如一步到位直接追求现实好了……但是拿着手机文可却根本无法打出上面的文字。


最后 ,文可面对写着 “GAMEOVER ” 的屏幕,长长地伸了下懒腰,重新拿起了手柄 … …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梁大路的头像-梁大路seo

昵称

取消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