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少年(二)

其实所谓逃跑,付出和回报的性价比实在太低,除了麻烦又复杂且技术要求极严风险指数奇高的翻墙过程,我们还要在黑灯瞎火中走上一个多小时郊区的路,一个多小时后才是偶尔有飞车党和辣妹出没的城市街头 ,才是通宵营业里面却更加暗不见天日的娱乐厅。台球桌、麻将桌、赌博机,烟雾缭绕中,我们就是为了那几 台 《格斗之王》的街机一 恩,几年过去了, 《街头霸王》已经难寻踪迹 ,正义有了新的代言人。之后是昏天又暗地忍不住的流星的几个小时的搏杀一 有些时候,我们也会在玩了几把之后走回学校的后山,然后坐在斜坡上等着看日出,那一幕美到泪流满面一 然后我们要在黎明的时候出发回到学校,重复刚才的过程,装作若无其事的在早自习前走进教室,并保证在一天的无聊课程中不打瞌睡。


但我们依旧孜孜不倦、乐此不疲 ,而且,抬头的一片天底下,也不只是男孩子。那时候我们的队伍有 10多个人,但是一来并不是每次大家都有这个兴致,二来 10 多个人一起行动实在太过危险,三个可以通宵的娱乐厅里也没有那么多《格斗之王》给我们玩,所以一般都是 5 、 6 个人行动,而这其中,几乎不会落下的,只有我 ,于洋,和小柔 ——— 个叛逆的女孩。


关于于洋的记忆,记得我们是兄弟,而关于兄弟,也只有记忆可寻。于洋是从上一届留级下来的,传说当时一门关键科目的考试,还是他的班主任,因为实在太过讨厌这个逃课打架玩游戏的家伙,所以故意在批试卷的时候把他叫到了办公室,边教育于洋边在试卷上打上无数个红叉叉。于洋一个初一的孩子当然还不至于对老师动手,只是默默不做声地站在边上。


“ 错那么多,算一算, 59 分?差一点就及格了?你看怎么办吧? ”老师阴阳怪气地对于洋说出成绩,但并不把分数打在试卷上。意思很明显:快求求我,快说你以后再也不会淘气了。


“ 看来老师你教得很差,我需要跟着更好的老师再学一年 。”于是他便留级了。故事还有另一个版本,说于洋是为了能和小柔一班而故意考砸留级的。这个故事没有任何说服力,因为那一年小柔和我一样,只是刚升上初中。而为什么会有这个版本存在,一种可能是于洋自己流传的,用这种付之有趣的态度和相信冥冥之中的宿命论 ;另一种可能是因为我之后的另一种爱好,而基于平淡的事实杜撰了这个 情节,事实是我和于洋都喜欢小柔,平淡得则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在平淡里,小柔多多少少还是更偏向我,最有力的证据是一起玩街机的时候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和我一组。于洋当时应该很想和我打一架,打一架然后再做兄弟,我当然知道,我当然也不会给他机会。


故事里还有这样一个情节。小柔劝说于洋不要做傻事了,为了自己而留级,但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会内疚。
于 洋 说 : “ 我 喜欢你,关你屁事 。”


若干年后,母亲从监狱探望因贪污罪入狱的父亲回来后,和我说了一个笑话。

因为打架而入狱的于洋在里面认出了我的父亲,上去讨了根香烟,两个人坐在空场旁的长排凳上讨论起我来,我父亲告诉于洋,我现在是个游戏杂志编辑,还在去日本出差时玩了 《街头霸王 4 》的测试版 — 我偶尔会给我父亲写信告诉他这些内容,我觉得这样的话他在想我的时候就可以读很多遍,事实上也的确是,所以他会把这些当初最讨厌我做的事情记得这样熟路。于洋说出去后一定找我挑几盘街机,我父亲就说,玩游戏可以,不要打架哦。


我问母亲,父亲有没有说于洋还提起了谁,母亲想了想说没有,我有点失落。


关于小柔,就有太多话可以说。甚至很多时候,会觉得我那个为了正义而玩游戏的少年时光,其实只是为了和她在一起,我那么轻易就违反了第一条原则。

小柔的母亲很早就过世了,父亲是做生意的,常年在外,她从小是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的。小柔留着还不到肩膀的短发,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机会真正把她想像成我梦中情人的模样。我固执地认为,我的梦中情人是要梳着一个俏皮的马尾辫。


没有马尾辫,甚至什么都没有。《格斗之王》的世界里总是充满了各种颜 ’ 色的头发,似乎是为了将街机基板中那绚烂的发色数机能淋漓尽致地表现一般,赤橙红绿青蓝紫。有一次,小柔问我, “红色好看吗? ”
“ 马尾辫比较好看。”我实话实说。

小柔不答。
“ 红色,好看! ” 我说。
“ 那我去染一个吧,我爸爸昨天回来了一下,给了我笔零花钱马上又走了,我要花出去。 ” 小柔继续说。
“ 好看是好看,但是校规不允许 。”
“校规还不允许我们晚上偷跑出来玩游戏呢,我们不是一样在玩吗? ”
“ 但是我们玩游戏学校不知道,你染了红头发,谁都看得见的 。”
于是另一天,小柔一头红发出现在学校里面。学校终于把小柔的父亲从外地叫到了学校里,那是一件不可能不引起轰动的事情。但更轰动的是,隔天小柔把头发铰到贴着头皮的样子出现在学校里。
“ 你爸爸那么凶吗,比我爸爸还要厉害! ” 一个月后,等小柔的头发稍稍长长,我才小心翼翼地问起。
“ 他才没空呢,那天打了我一个耳光之后就走了,我自己铰的,反正学校规定你们男生不许留长发,不许光头,不关我的事。而且,他们一定以为是我爸爸干的,还是他们不让我染红头发的,量他们也无话可说。无话可说的还有我 … …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 wangjianjilei

    昵称

  • 取消

    请填写用户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