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少年(一)

直接略过小学的故事,因为我没有遇见一个脏兮兮的老头,叫我一声靓仔,说我骨骼精奇,夸我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还将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交给我。直到学校拐角的书摊上出现一大堆秘籍,见者有缘, 10 块钱一本,上 书 《游戏机实用技术》七个大字。那时候的我心比天高,对这种大众普及读物没有丝毫兴趣,所以自然也不会惊为天物,谁知一晃就是十数年。


进入初中,和每一个开始进入蓬勃的青春发育期的少年一样,数种复杂的情感在我的脑海中开始觉醒,我越发觉得正义和游戏于我来说有多么的迫切,而环境的恶劣也激发着我热血的斗志。从小,因为父亲是政府官员的原因,家里的经济条件就算很不错了,所以那些在同龄的孩子中诸如有一个彩色电视机看动画、去吃一次肯德基麦当劳、拥有一个美国原装的变形金刚之类的社会道德范围之内的梦想,我不用一点点的挣扎就可以从宠爱我的母亲那里实现,父亲虽然知道后会责骂两句,但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


太过容易实现的事情,是没有所谓的热血可言的,所以我才会走上了玩电子游戏这条道路。而如果说,越发放肆的小学生活里,我一年年长大,在父亲那里还能用小孩子调皮捣蛋蒙混过去的话,升入初中的那一刻,他就决定了要培养一个继承他政府官员优良品格作风的下一代了。


我被送进了寄宿管理的学校。母亲自然是百般不愿意,可家里一向是大事情父亲说了算,母亲最多也只是把犯了错的我抱在怀里保护起来。而当我跨入初中校门的那一刻,这种保护也就随即消失了。
通过为期一个月的考试,学校将我们这批新生分为了 A 段班、 B 段班 、 C 段班三种,当然,为了照顾学生一 家长们的面子,学校把这些称之择优班、普通版、文体特长班。

A 段班的学生都是成绩优秀,早自习前的教室中学生们总是整齐端坐着发出朗朗的读书声,考试的红榜都是由这批人在那里争得头破血流,他们是学校的招牌,老师也自然都是学校里面最好的; C 段班的学生虽然学习最差,但是正如它的学名,文体特长班,那些被招来代表学校出征各种运动比赛和文化演出的人汇聚一堂,他们根本不需要上课;而 B 段班,被夹在中间,情况显得尤为尴尬,既没有学习成绩,也没有文体特长,大概就 是 那 种 “ 被忽略的人 ” 的感觉,但也正是这种被忽略,让 B 段班的学生可以把生活过得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很不幸 ,凭借着一点点的小聪明 ,我被分配到了 A 段 班 ,但就像《笑傲江湖》中的令狐冲身为“正派人士 ” 会 和 “ 邪魔歪道”打得火热一样 — 被寄宿学校严加管教的开始一段时间,没有了游戏玩的我只能待在百无聊赖的学校里偷偷翻着武侠小说 — 身为正义故事的主角总是这副样子。在我看来, A 段班的学生过得太无聊太死板,而 B 段班,有我向往的快乐生活和志同道合的朋友,更重要的是,跟着他们混,有游戏可以玩。


寄宿制的学校当然是全封闭的,并且每当夜晚的时候,高高的围墙周围,总是有值班的警卫不停地来回巡逻。和监狱的差别,就是只有高高的天文台,没有高高的瞭望台,而且那上面没有一个举着狙击枪的神射手可以不开镜就把翻墙逃跑的学生一下子击毙 — 这居然也是我们研究了好久才明确的事情,可见这样一个学校的环境对于正义是多么恶劣的打压,而我的热血确实也有些莫名其妙。


“起码你们头上的青天是自由的。”富有浪漫气息的语文老师总是这样安慰或者说麻痹我们。

于是每次准备翻墙逃跑出去玩游戏的夜晚,我们总是轻轻的哼着郑智化的歌曲悲凉地实施行动。


抬头的一片天
是男儿的一片天
曾经在满天的星光下做梦的少年
不知道天多高
不知道海多远
却发誓要带着你远走
到海角天边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 wangjianjilei

    昵称

  • 取消

    请填写用户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