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会想起三叔吗(十三)

两天前, 2 月 8 日,周五。


鼠年正月初二的清晨,太阳还没从地平线上升起,东方蒙蒙亮,云很低,冷风轻轻吹过,天地间一切都是灰色的。直到眼前笔直的一排导航灯突然熄灭,栾东才意识到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空气很凉,但带着一丝甜味,世界此时像一幅素描,只有清淡的线,还没开始暄嚣,植物们静静地等待着清晨的阳光 … …


临终前,栾东并没有感觉到身体的疼痛,只是呼吸越来越费力,他模糊地看到有司机从车里爬出来,他感受到这场车祸,听到人声暄哗,又好像这场交通事故的主角并不是自己,他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任何一个部位都无法移动。栾东知道,他即将在这个陌生的公路上离开人世,他感到害怕,感到悲伤,想放声痛哭,却哭不出来。他困难地坚持着呼吸,眼前的朦胧渐渐被一片黑暗取代,他无法分辨自己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

栾东想到和朱颖初次见面时自己一见倾心的感动,想到妈妈小时候带自己去荡秋千,而现在,妈妈还坐在故乡的秋千架下,等着自己回家 — 现在,终于可以带着朱颖回去向妈妈问候了,可是他却牵不到朱颖的手 … …


栾东的意识开始模糊,好像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再吸进一口空气,他想挣扎,却力不从心。


最后,当救护队员试图把栾东搬上担架的时候,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今天, 2 月 10 日,周日。

熊若明让赵蕾带他回到了 Cosdream 网络组办公室。

整整一层楼都空荡荡的,熊若明一个人在栾东的电脑前坐下,他想感受一下栾东输入遗嘱时的心情,却什么都捕捉不到。也许,栾东并不是在这台电脑上完成的那份遗嘱。熊若明打开栾东的电脑,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使用痕迹,遗嘱文件夹还在 C 盘根目录。熊若明打开文件夹,双 击 “ 我的遗嘱-限定版 .docx” ,尝试了几个密码都不灵,包括朱颖的姓名拼音、论坛 ID ,还有打听到的她的生日等等相关信息,统统没用,最后只能放弃。栾东的电脑桌面上现在只有空的回收站图标和一个 Outlook 2007 的图标。熊若明双击 Outlook2007 ,发现打开邮件夹也要密码,他随手尝试了几个密码,最后试着输入朱颖的生日,居然打开了邮件夹。


熊若明立刻打起了精神,展开栾东的邮件夹。收件箱是空的,草稿箱里有一封邮件,没有收件人。熊若明打开那封邮件,只有寥寥几行字:

或许我此刻能看到你正在读这些文字,因为我和你不在同一个世界上。不管你是谁,你可能会发现一个关于我的不大不小的秘密。请检查我的收件箱。如果现在收件箱是空的,请过两天再检查。最后,如果你发现了这个秘密,而且为时不晚的话,请你去救一个叫夏萱的女孩。谢谢。


栾东


熊若明读到夏萱这两个字,心里一颤,又反复读了几遍,才想起叫赵蕾过来看。赵蕾也是第一次看到这封邮件,吃惊不小,还不知道公安局的人是否已经看过它。


什么秘密可以把夏萱救出来?难道栾东有证据可以证明那次入侵不是夏萱所为?


熊若明再打开收件箱,里面空空如也,关闭再打开检查,还是一无所有。他反复试了几次“发送/ 接收邮件 ” ,都未收到任何邮件,看来只能等一等再检查了。


赵蕾邀请熊若明下去吃饭,熊若明说还想在这里看一看,说不定还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赵蕾于是自己下楼,准备买两份盒饭,顺便带买点水果小吃上来。


赵蕾离开,熊若明坐在电脑屏幕前思考,当时在庞万里家和夏萱通过视频交流,他就隐约觉得夏萱是被冤枉的,如今栾东提到可以救夏萱,是真的可以证明夏萱的清白呢,还是……他有什么办法劫狱?希望不是后者 … …


熊若明坐了一会儿,再次注视屏幕,发现收件箱里竟然出现一封未读邮件,熊若明大喜过望,立即点开收件箱,看到邮件接收时间是一分钟以前,发件人是 “Purple Cloud” ,

邮件的主题是 —“ 三叔,你好吗? ” 。


这个主题把熊若明惊得心头一阵凉意。他还记得庞万里上个月说的话,入侵对手网站的黑客,在对方服务器的一个数据库里留下了一个叫“3rduncle” 的表,这个表中包含的一个内容都是“ 三叔 ” 的列 — 难 道 “ 三叔”不是指夏萱的三叔,而是栾东?或者,发件人恰好是栾东的侄女?


熊若明双击邮件打开,邮件全文是:


三叔:
你最小的号,人类法师 “ 子云妹妹”,我已经练到 70 级了,昨天刚买了鸟,可是我想把号还给你。每次打开游戏,我都想到,我们有一次一起飞出铁炉堡,一起降落在藏宝海湾,一起看到那么漂亮的夕阳,咱们站在木板桥上,有人在钓鱼,你故意跳进水里又游上来,结果没赶上去卡利姆多的船 A_ A ,还有 … … 那天在神庙,你单枪匹马来救我 … … 还有,在外域,好多好多记忆。可是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我不想再练了。


不知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


我回到家里,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我害怕面试,每次都紧张 … … 还是挺怀念在 Cosdream 工作的日子,大家都挺照顾我的。有机会的话,寄一张你的近照给我吧。


以前,快到下班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很幸福,因为回去可以和你一起玩 W0W ,你会带着我,和你的朋友们一起去历险,你还会叫他们让着我……可是现在,快到 6 点的时候,我只有失落的感觉,越来越不想玩这个游戏了。


帆妹说,男人都喜欢白色的内衣,有一回我穿了,你都没注意 … …


想不到我们在一起玩的时间这么短暂,我,是知道你有喜欢的女孩之后才决定辞职的。


现在,你应该得到属于你的幸福了吧。


希望有一天我们还能一起玩游戏。希望……我们永远是朋友。


今天是正月初四,春节过得好吗?


想起我的时候 , 给我回信吧。


幸せになりますように。


紫色的云


熊若明读罢,闭目沉思,看来,紫色的云是从Cosdream 辞职的一个女孩,很明显她喜欢栾东,但是栾东却对朱颖一往情深 — 竟然有女孩喜欢栾东这小子,不过这个女孩大概还不知道,她这辈子已经没机会再和栾东一起玩游戏了。她称呼栾东为三叔嗎 ………. 她肯定不会是栾东的侄女,那就是说,三叔,是栾东在《魔兽世界》里面的 ID?

三叔,三叔,三叔,熊若明在脑中飞快地寻找着这个单词和栾东可能存在的每一个联系,电光石火之间,熊若明突然想到,三叔,或者 3rdimcle,会不会是打开栾东的限定版遗嘱的密码呢?熊 若 明 立 刻 找 到 “ 我 的 遗 嘱 – 限 定版 .docx” , 双击打开,密码输入 “sanshu” , 不灵,接下 来 “3rduncle” 一 通过了验证, Word显示正在加载文档,接下来文档的内容完整地呈现在熊若明的眼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angjianjilei的头像-梁大路seo

昵称

取消
昵称